2010/01/31 (Sun) 【拉隆|撒隆|隆苏|其他】夜蝶。 第十章 寂寞症。

【撒加篇】
病了一个礼拜,整天呆在家里。印象里,我从来没有过这么久不工作。
我还以为自己是个年轻人,却不得不面对我已经老了的现实。
母亲说现在连六十岁的人都不算老,四十岁不到的人怎么可能老了。
但我知道,我老了。
雄心壮志这些东西似乎离我越来越远,推着我往前走的,只剩下身为长子的责任,和这个由我掌握的家族兀自膨胀的生命。
以前常听人说,拼命的工作可以排遣寂寞。所以我就照做了。我发现,这确实是有效的办法。但是一旦停下来,内心就会更空虚。于是,我逼着自己不停的工作,越空虚,就越要占满时间。
我忘记了身体也有承受的极限。
该找个女人结婚了。朱利安下午来看我的时候,认真地对我说。他是希腊船王的儿子,跟我大学同校的留学生,我们关系很好。
你呢,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吧?我靠着床头,虽说他是来出差的,但能顺路看我,我也觉得很欣慰。
是四个!他用手指比划着四这个数字。最小的是个姑娘,才七个月多一点大。我跟希媞丝都很开心,终于有女儿了。
真好。
朱利安跟我聊了很多最近发生的事情,他还跟大学时候一样,说话的时候偶尔搭配的手势永远恰到好处,出身教养都无可挑剔的模样。
朱利安。片刻休息的沉默过后,我问。你会觉得寂寞么?
他想了想。
偶尔会。他回答。有时候明明希媞丝和孩子们都围在身边,却还是觉得寂寞,有些不可思议。但不常常这样。只有特别劳累的时候才会。
我点点头。
问这样的问题,真不像你。他笑着说,把他带给我的礼物往床边靠了靠,直了直腿。
送走了朱利安,吃了药,没有躺回床上。
原来谁都会有觉得寂寞的时候。不单是我。朱利安的回答让我觉得稍微放松些。
但我明白,我跟朱利安不一样。他的寂寞是因为一直被生活满足着,偶尔的一丝调剂。而我的寂寞,是深不见底的命脉断崖,能填补它的,只有加隆。
女人,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说起来,可能会被人嘲笑。我不缺少女人,从来不缺,但我对她们的欲望在一点点消退。像是两个极端,曾经有过一段日子,我跟女人的关系很乱,常常停留在不同女人的床上。我跟她们欢爱,但不谈爱。我死命地在她们柔软的身体上寻求安慰,而男人最顶峰的极乐,却只有可笑的短短一瞬间。原来我曾经也做过为求一丝忘怀的感官动物。
但是我渐渐明白,依靠女人去忘记男人,是不可能的。
母亲早已经不期待我为她迎娶门当户对的儿媳妇,她依旧把时间用在公益事业上,还常常因为这些事情上报纸杂志,或者电视节目。
生病让我终于回过到一种人类应有的状态。能感觉到药片的苦味,和针头刺进血管的疼痛。我会想起小时候打疫苗,明明怕得要死,还要为了给加隆树立榜样,而装作什么都不怕。
真的不疼么,哥哥?那么小的加隆躲在我身后,紧紧抓着我的胳膊。
不疼。喏,你看,只有小小一个针孔,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那时候的我,是不是加隆心里的英雄呢?
听人说,经常回忆起从前的事情,就是衰老的开始。所以,我说,我已经老了。
另一种说法,似乎也能解释我缘何常常想起他。当人对现实生活缺乏满足感的时候,就会趋向于回想好的事情。不管多微小,多久远。我们兄弟曾经是那么好。
 
母亲在客厅里跟女佣一起写贺卡,一大箱子的贺卡,打算邮寄给前几天来参加慈善募捐的人。几个人写得很认真,有说有笑的样子,很惬意。
好看么?母亲拿起贺卡,给我看。
嗯。很好看。我回答。
少爷的病好一点了么?女佣站起身问我。
好多了,谢谢。
我示意他们继续做下去,不要管我。
我喜欢看着她们为某件事情开心忙碌的样子。至少,她们比我幸福。
我坐在母亲身边,看着另一个箱子里面整齐地摆着已经写好的贺卡,放在信封里。随手拿起一打。
不忙的话,帮我把信封口粘好吧。母亲推了推花镜。
好啊。
我从工具箱里拿出胶水。我希望我能尽量融入到其中。稍微体验一下她们笑脸背后简单的幸福感。
基诺·布朗先生,地产商人。弗兰·科特,报社主编。安妮斯顿·劳德鲁普,珠宝大王的女儿……
封到不知道第几张贺卡,我看到了米诺斯·科斯塔因的名字。
我并无意去查看贺卡的内容,那些内容都千篇一律。但我还是拆开来,看了看。上面是母亲秀丽的手写体艺术字:
尊敬的米诺斯·科斯塔因先生,
感谢您在百忙当中抽出时间参加这次募捐晚宴。我们希望团结众人的力量为科索沃的儿童带来对这个美好世界的渴望。我们感谢您的支持,谨表衷心祝福。
                                      您真诚的,

                                                       玛丽安·杰密尼夫人

我把贺卡重新放回信封了。
米诺斯·科斯塔因的弟弟---拉达曼提斯·科斯塔因。我知道的,加隆最后的情人。
 
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加隆曾经跟谁有过密切交往,我都知道。像跟踪狂般了如指掌。
但我始终无法鼓起勇气再去找他。去面对他。
在酒店里那次冲突,我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我跟加隆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角色安排,我既无法教导他,也无法驾驭他。
 
我清醒的意识到,我的寂寞叫加隆。能填补寂寞的还是加隆。
那么,沉沦在寂寞里的我,又是什么?
我不愿意承认,我越来越想他。
我不愿意承认。
 
 
【拉达曼提斯篇】
夜里下雪了。
推开窗子,空气里满是干净的味道。道路白茫茫一片,行人抱怨天气寒冷,可脸上却都笑着。孩子们很开心,在院子里追逐,打雪仗,堆雪人。
父亲下葬当天,我就回到了公寓。潘多拉想让我在家多住几天。但我不想跟米诺斯和艾亚哥斯低头不见抬头见,终日那么尴尬。
法瑞尔小姐早上出门前,把五岁的小女儿寄放在我这里看管。法瑞尔小姐是单身母亲,她坚持说要么称她为法瑞尔小姐,要么叫她简。
小女孩叫露西亚,很可爱。她喜欢叫我拉达叔叔。在我这里的时候,也一直很乖。
露西亚。
什么事,拉达叔叔?她会从少儿读物中抬起头,咬着手指头看着我。微微卷曲的金色头发很随意地搭在肩头。
堆过雪人么?
没有。她一边回答一边摇头。
想去么?我蹲下来,看着她。
嗯!她用力地点点头,很大声的回答。
我帮她把外套穿好,然后把她扛在肩膀上。露西亚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咯咯地笑着,尖叫着。那么开心。小孩子真好……
公寓后院的空地,还没有人踩过。一片耀眼的白色。露西亚跑过去,抓住一把雪,然后跑回来,拍在我的腿上,又尖叫着跑开。粉红色的毛线帽在雪地里那么醒目。
我快步跟上去,露西亚跑在前面。
花了快两个小时,我们才把雪人堆好。比露西亚高出两个头。本来用不上那么长的时间,但露西亚一直在捣乱,她知道我不会生气。她想跟我多玩一会儿,而不是那么早的回到公寓。我希望我猜的对。
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疯玩了这么久的露西亚,把帽子摘下里,汗水把头发粘在了前额上。
你希望呢?我把帽子给她戴上,说。不戴帽子会着凉的。
她想了想,说,我希望是男的。
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他是我爸爸。
嗯。那就是男的。
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吧。
好啊。
叫什么呢?露西亚认真地看着我。
那一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闪过---
叫加隆怎么样?我蹲下来,把雪人的胡萝卜鼻子摆正了一些。
嗯。好啊。或许露西亚并不在意到底是什么名字,她只想让这个雪人跟她的距离更近一些。
加隆怎么写?她问。我想把名字写在雪人上。
我拉着她带着粉色毛线手套的手,在雪人圆鼓鼓的肚子上写着,KANON。
给我拍照片吧,拉达叔叔。露西亚双脚来回跺着雪地,像只小兔子。
我回到房间去拿相机,再返回后院。
露西亚搂着雪人的脖子,笑得像向日葵般明艳。
我们每天都来看它吧。回去的路上露西亚拉着我的手问。
嗯。我点点头。
午饭前,法瑞尔小姐打电话来说中午回不去了,说房间里有方便食品,让我加热一下给露西亚吃。
挂了电话,我看着趴在地上继续看儿童读物的露西亚。
妈妈不回来了么?露西亚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连头也没抬。
嗯。
还有一盒微波比萨饼,在冰箱里。她说。
我们不吃那个。我把她的书合起来。咱们出去吃饭。
吃什么?她眼睛里闪着光芒。
你想吃什么?
不是微波比萨饼的话,什么都行。
我笑着,带她出了门。
吃过饭,我问她要不要回家午睡。她摇了摇头。虽然看起来有些没精神,露西亚还是跟着我在街上走着。
我带她去商场买了一堆玩具熊和芭比娃娃。她开心极了,而我拎着一大堆纸袋子,就像是小公主的随从。
回到公寓,已经是四点多了。
电话答录机里没有留言。
自从加隆离开后,我就有了这样的习惯。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电话答录机。
这种等待似乎有些可笑。
可我又无法终止。
露西亚把玩具熊和芭比娃娃都摊在地毯上,很快就沉溺其中,忘记了周围的事情。会不会有一天,我也沉溺于什么东西里,忘记了加隆。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是我沉溺于加隆,而忘记了其他的一切。
法瑞尔小姐快到八点的时候才回来,露西亚正躺在沙发上睡觉。睡眼惺忪的小姑娘睁开眼睛叫了声妈妈,奶声奶气。
目送着母女俩上楼。电视屏幕上只剩下木偶人物夸张的表演,和孩子们的笑声。
我的屋子里,只有我自己。
 
后院背离马路,只有公寓房间里射出来的光,映在雪地上。上面凌乱的脚印是我跟露西亚的。
雪人加隆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胡萝卜鼻子尖尖地,配上咧得大大的嘴巴,看起来很有喜感。
看着雪人身上KANON的字样,突然觉得寂寞。
我想知道他在哪儿,一直想知道。
加隆的公寓在背对着院子的那头,那盏灯,熄了。
脸上一道温热,原来我还会哭。
卧在雪人旁边,紧紧蜷缩着身体,眼泪就像开闸的洪水,掉进雪地,结成冰。
父亲的葬礼上我没有哭。神父叨念着伟大的主,叨念着父亲生前的功绩,叨念着他是神的孩子……潘多拉脸上满是泪痕,米诺斯和艾亚哥斯也红着双眼,而我却一颗眼泪都没有流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晚哭得那么厉害,我一辈子没有流过那么多眼泪。我也以为自己不会有那么多眼泪。
到底是为了父亲,还是为了加隆。我不知道。也许两者都有。
我既没有让加隆获得幸福,也没能达成父亲的愿望。这就是生活的现状。
我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徒劳和无力。
 
爬起来时,看到雪人在微光的照射下对我笑着。
这是露西亚的雪人爸爸。
但不是我的加隆。
我告诫自己。
雪人是会融化的。
但加隆,不会。

未竟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AVEX新loli团体】東京女子流。 | TOP | 老虎爱酱,激萌。我又被秒杀了!>>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kamepink.blog128.fc2blog.us/tb.php/67-575c13ce

| TOP |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