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7 (Wed) 【拉隆|撒隆|隆苏|其他】夜蝶。 第九章 颤音。

哥哥。
接起电话,听到了潘多拉的声音。
爸爸要不行了,快来医院!她哭着说,我仿佛看到她的脸上满是泪痕。
我知道这一天终会来临,但真的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愧对父亲。一路狂奔进医院,推开重症监护室的门。大家都在。潘多拉的样子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拉达……么?我听到父亲在叫我,只有气流的声音在嗓子里发出难以辨认的声音。
爸爸,是我。我走过去。握住他伸出来的手,一把残弱的瘦骨,有些骇人。
你……来了……真好啊……他拼命地想要睁开眼睛,只能从上下睫毛间透出浑浊的光亮。我知道他已经看不见东西了。
爸爸……米诺斯咬着嘴唇站在病床另一边。别太勉强了。
啊……我知道……他轻微摆了摆已经无力举起的左手。
能……原谅……爸爸……么……父亲费力地扭着头,身上的管子却似乎纹丝未动。
爸爸我从来没有记恨过你。我抚摸着他的手,感觉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
不……不……我知道……你一定恨我……他依然不相信我的话。
我只好蹲下来,两只手握住他的手,好像觉得什么东西从指尖缓缓流走,无法挽回,我明白,那是他的生命。
爸爸,相信我……我真的不恨你。我发誓。
那……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我说不出话来。
爸爸现在……也觉得后悔啊……也不能怪你……是爸爸……太……太严厉了……他用的力气越来越大,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爸爸……半天没有开口的艾亚哥斯也站到了米诺斯身边,低声地劝慰他。
爸爸一直……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对……他说着,眼角有眼泪流下来,陷入老迈脸颊的深刻皱纹间,再慢慢落在枕头上。可能……我真的……做错了……
我很想哭,眼睛却涩涩的。
后来说了些什么,已经不太记得。只是翻来覆去的跟父亲重复着我不恨他,从来没有恨过。
刚才好像看到……看到你妈妈了……父亲脸上那个表情我不知道算不算笑容,看起来有些诡异,阴森。
突然间父亲陷入了恍惚的状态,跟我的对话一下子就断了。他手脚抽动着,猛然睁开眼睛。一直守在旁边的医生和护士手忙脚乱的做着急救,但谁都知道,已经没用了。
我从他指尖感觉到了生命最后一丝喘息消散了。
在这之前,我相信他听到了我对他说的那句,爸爸,我爱你。
 
潘多拉的哭声成了太平间里唯一的声音。
米诺斯和艾亚哥斯站在父亲遗体的左侧,我站在另一侧。潘多拉只是抓着我的手臂,不停的颤抖,她不是害怕,只是悲伤。父亲从来没有对我们三兄弟表现过的温柔,只有潘多拉曾经拥有过。
而这幅景象,也正是这个家族的现状。我跟米诺斯和艾亚哥斯注定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那条鸿沟叫父亲。
 
到葬礼举行的那天,我都住在家里。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回来过的家,让我觉得很生疏。我的房间很干净,空气里泛着柠檬草的清香。
佣人们每天都会来打扫房间。是爸爸交代的。潘多拉跟在我身后,眼睛还没有消肿,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你离开以后,他就一直希望你回来。虽然倔强的不肯说,但是爸爸他……潘多拉说着,似乎又要哭出来。
我没有说话,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你不怨恨他吧?潘多拉小心翼翼地问我。
当然不。我回答,回头看着潘多拉,挤出一丝微笑。我猜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他一直说自己做错了,但我知道,如果我是他的话,说不定我也会这么做。没有那个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是这样的。所以我并不恨他。
不是这样而已。潘多拉咬着嘴唇。哥哥,爸爸说的不是这个。
是什么?我并没在意潘多拉的话,说实话,我没有那个心情。父亲过世,我很难过。
哥哥……她冲到我面前。我注意到她的手紧紧攥着裙子,脸色苍白。
什么?
是爸爸逼走了加隆。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他说的错事,还包括这个。
一时间,我难以理解潘多拉的话。甚至还花了几秒钟时间去理解浅显的字面含义。
你说什么?
哥哥……她握着我的手腕,我才发觉抓着她手臂的力量超过了女孩子柔弱的承受力。
我有些不知所措,就那样看着潘多拉。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沉默了半晌我才开口,声音意外的有些哑。
爸爸不让我们说。她揉着手臂,低头回答。
爸爸逼走了加隆……
但是哥哥……潘多拉猛然抬起头。你不要怨恨爸爸。他一直很后悔。
见我很久没回应。潘多拉小心翼翼地拽了拽我的胳膊,叫了一声。哥哥……
没事……我拍了拍她的脸颊。我没有怨恨爸爸,放心吧。爸爸对加隆做了什么?我想知道这个……
爸爸找人打了他。潘多拉好像下定决心要把一切都说出来。
人是我找的。米诺斯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走进来站到我面前。爸爸说无论如何必须让他离开你。我找他谈过,没用。他太顽固了。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断不开的牵绊。1000万都无法让他离开你。
我并不讨厌米诺斯,但我讨厌他的手法。
你侮辱了加隆。我看着他。
没错,他当时也这么说的。只是我实在不知道,一个男妓有什么资格谈侮辱,再说他应该不会跟钱过不去。
米诺斯!
你听我说完。他抬起手阻止我。
我只能耐下性子听他继续说。
这样不行的话,爸爸说只能来硬的了。我们找人打了他。
我脑子里飞快的回想着加隆消失前发生的事情。的确,他消失前两三个月时候,曾经带着一身伤痕回来。他说遇到了变态的客人,差点连命都没了。我只是心疼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
此后,他好像就消失了吧?米诺斯看着我,目光冷冷的。我知道他把父亲的死都归咎在我的身上。拉达曼提斯,你要记住,不管父亲跟我们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你。爸爸临死都想让你重新回来,变成家里的一员。你应该理解他的苦心。你应该明白。一切手段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他想让你有尊严的活着。
有尊严的活着。加隆跟我什么时候不是有尊严的活着。我很想那样反驳米诺斯,但我没有。我不想跟米诺斯在这个时候冲突,完全是因为父亲刚刚过世。
所以,拉达曼提斯,我希望你不要让他失望。米诺斯丢下这句话,离开了房间。
我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重重摔在墙上。
潘多拉吓得抖了一下。
其实……她比上一次更小心翼翼。米诺斯哥哥说的并不是最后的真相。
我没有说话,因为无话可说。我应该怨恨我的父亲和哥哥,不能苟同与他们过于龌龊和下三滥的手段,但我又能理解父亲采取这些手段时候的心情和目的。我讨厌这种情绪,就像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做错了。别人怎么做都有正确的理由。
爸爸后来自己去找了加隆。潘多拉继续说。他给加隆跪下了,恳求他离开你。哥哥……是因为爸爸这么做了,加隆才离开的。
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潘多拉,无法想象高傲严厉的爸爸会向人低头下跪。
你怎么知道的?
爸爸被诊断为癌症的那天,是我陪他去的医院。回来的时候,爸爸就喝了很多酒,还哭了起来。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哭成那样。潘多拉说着,眼泪又流下来。后来他说了很多,什么内容都有。他说他给跪下恳求加隆的时候,几乎快要绝望了。钱,武力,最后是尊严……他一直说着,他只是想让你回来,尊严什么的,被践踏也就践踏了吧……爸爸说,加隆是笑着答应他的,加隆说你的儿子会回去的。爸爸之后一直说加隆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越来越搞不清楚了……
我不记得潘多拉后来说了什么。我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脑袋很疼。父亲跪在加隆面前的样子隐约在我的脑海里成型。我只能闭上眼睛。什么也做不了。
潘多拉离开后,我靠着墙壁坐在地板上。
玻璃杯的碎片散落一地。
我还记得它破碎时,那些尖锐的颤音。
就像父亲临终前只有我能听到的他生命的尖叫。

未竟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短篇|米妙|赠米娘】他只是我的病人。 | TOP | 【配图】废废帮忙画的《夜蝶》第三章空房间的图。拉隆的唯一照片。>>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kamepink.blog128.fc2blog.us/tb.php/63-9149e289

| TOP |

日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