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5 (Mon) 【撒穆|短篇】雪夜 [Thank you for your pic, Dear FeiFei]

雪夜
By 汀执·Rhadamanthys(special for FeiFei)
 
【注:请无视原著撒穆的年龄差。我实在不知道7岁就躲回嘉米尔的小毛头能跟15岁的杀师仇人有毛爱情萌芽。】
 
我还记得,你的小宇宙变得邪恶的瞬间。你离我越来越远。
你杀了我的老师,我却只能选择离开圣域,不戳穿你。
也许我懦弱。
但我爱你。
 
他来找我的那天,天气并不好。嘉米尔雾霭的天空飘着硕大的雪片,地上的积雪深过膝盖。贵鬼蹦蹦跳跳的在雪地里玩瞬移术,只能露出毛绒绒的小脑袋。
晚些时候,雪下得更大了。玩了一天的贵鬼很快进入了梦乡,但我并不想睡。
嘉米尔的夜晚总是很静,稀薄的空气和空寂的高原,我从小在这里修行,逃离圣域后自然也回到这里。我喜欢这里的安静,我不是好动的人,亦没有想要攻击谁。我听过最多的说法就是“穆先生是温柔儒雅的人。”
我不讨厌这种说法,只是有时候难免觉得,这样的自己与其说温柔,不如说懦弱。在这个层面上,或许在讨厌自己也说不定。我隐藏了自己作为黄金圣斗士的身份,也出于对自己的莫名的不承认。我并没能履行圣衣赋予我的使命,我贪图一场虚妄的爱,自食其果。
穆,这个名字,之于那时候的世界,不过是嘉米尔人烟罕至之地一位专门替人修圣衣的先生而已。我最简单的愿望是希望就此隐没,不要有人记得我。
所以,当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显得狼狈慌张。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奋力地从越积越深的雪地里向我走来,一把把我抱住。他的头发上沾满了雪片,在我呼出的白气下化成水珠,又似乎凝固下来。
他抱了我很久才放开我。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楼在他的背上。发觉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替自己感到悲伤。
对不起。他微倾,下颚抵着我的额头。对不起,穆。
我很想跟他说,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我没有。
外面冷,到屋子里来吧。我对他说。他点了点头,紧紧跟着我。
屋子里只有蜡油昏黄的灯光,朦胧色,一层温暖。
我泡了杯希腊红茶给他。是来找我修圣衣的人当礼物送过来的。在仓库里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满满地堆在里头。
隔着桌子坐下来,看着他喝茶的样子。这么优雅且散发着淡淡忧郁的男子,他杀死我了我的老师。
他抿着嘴,放下杯子,淡淡地笑着。觉得暖和多了。
我只是点点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眼前这张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变得狰狞,时常在我梦里隐约出现的蓝色长发,又会在什么时候变成漆黑的梦魇。当时我以为我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有双重人格的人,后来才得知,比我先一步知道的,是他的弟弟,加隆。
我还清晰的记得,他痛苦挣扎的样子。年幼的我只能躲在双子宫巨大的柱子背后,看着他跟空气里假想的自己作战,失控地大吼,看着一番疾风骤雨之后,他颓然的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恸哭。我希望我能分担他的痛苦,但第二天看到他跟往常一样微笑亲和的样子,我就无法说出口。提醒他自己的伤痛,显然太过残忍。
可是,如果我能替他分担的话,一切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现在的他就不会觉得痛苦了吧?
感觉手被覆盖,微薄的温暖透进皮肤。我才回过神,发现他正看着我。抽出手,坐正了一些。这个举动有些像女人,可我别无选择。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有些尴尬的停留在原地。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我知道我是不可原谅的人了。他说。
谢谢你来看我。
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什么?
做教皇之后,你每天都很忙吧。所以,谢谢你抽时间来看我。
看到你现在还好,我就放心了。他低着头,火苗攒动的暗影遮住他的脸颊,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嗯。
我这就准备走了。他抬起头,似乎笑得很轻松,慢慢站起身。
外面雪很大。我说。话一出口,才觉得更深层的意义,似乎是在留他多呆一会儿。这或许是我的本意,只是觉得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他就这么走了,有些不甘心。
没事的。他看着窗外棉絮般飘落的大片雪花,继续说。对最强的黄金圣斗士来说,这样的天气算不上什么。他笑着,往门口走去。
但是我不想让你走。话冲出口,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看着他转过身,脸上是惨淡的微笑。
我不是我想走。他低声说。穆,是我没有资格留下来。
我无法解释为什么要说出那句话,无法解释为什么拽住他不肯松手,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吻了他。我不想为自己找借口,也不想大肆谈论所谓爱情,我只是遵照着我本能的意愿。那一刻,我终于清醒的意识到,他是我生命中无法躲避的劫难。我的宿命叫撒加。
穆……他抚摸着我的头发,轻易解开了束发带。身体躺在地板上,恍如隔世。好像回到双子宫,在坚硬的地板上,第一次跟他做跟现在的事情。
他吻着我,从浅吻到深吻,吻到我觉得呼吸困难,只能抓紧他的手臂。
骤然灼热起来的某个部位出卖了我对他的思念,出卖了我寂寞的禁欲已久的身体,出卖了我灵魂里对他从未减退过的渴望。像是耻辱,又甘于沉沦。除了他以外,不会再有谁让我堕落到如此模样。
他的手抚摸着我,唤醒这副身体对他的记忆。洪水般汹涌而至,我不得不承认,那是情欲。
被他温暖的口腔包裹的瞬间,压抑许久的欲望毫无征兆的爆发出来,连我自己都来不及反应。他当着我的面,把液体吞下去,才开始小声地咳嗽着。
对不起……
这样的穆,真的很美。他从我双腿间抬起头,笑得那么温柔。
再一次被温热湿润的触感爱抚,身体软下来,不想动,也不想停下来。我不是第一次享受他为我做这个,也不是第一次看着他吞下我的体液,但我却有着跟第一次时一样的心情,我想让他知道,我爱他。
他的手指不停地爱抚我最私密的禁地,本来羞耻的事情,却觉得在他面前,就算展露身体的全部,也无所谓。
身体交合的刹那,我死死咬着嘴唇才压抑住要叫出来的欲望。手臂紧紧抱着他,拼命想去体会他这副身体里埋藏的深入骨髓的痛苦。
穆……穆……穆……
他就那样温柔的叫着我的名字,眼神没有一刻离开过我的脸。于是,我目睹了泪水坠落在我脸上的刹那,目睹了他深不见底的悲伤。
原谅我……他喃喃地说着。明明并不是他的错,至少不是现在这个他的错。他却不停地低声乞求我的原谅。
别说了,撒加……别说了……搂紧他的脖子,用身体去安慰他。每一下冲击我的身体的力量,都那么坚定,又那么温柔。我知道,他有多想要我,他有多爱我,他有多痛苦,多寂寞。
可以快一点,再用力一点,没关系,撒加。我在他耳边低声地说,手指绕着他的头发,一圈又一圈。我的一生也被这个名字纠缠到无法解脱,不想解脱。这个名字是无可能否认的烙印,带到坟墓里,也无法改变。
鼓动着他的欲望,我在他耳边发出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喘息,在这场几乎无声的欢爱里,我必须让他知道我很快乐,至少,肉体很快乐。
还在哭么?我吻着他的太阳穴。他只是收紧手臂,把我搂得更紧。
我看着他耳边垂下的长发,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如果还没有到拔剑想向的时刻,最后堕落一下的权力,我想,还没有失去……
撒加,陪我一起堕落吧。轻轻把心里最后的愿望告诉他,然后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不说话,只是继续着他的动作。心跳从贴合的胸口透过来,合上我心跳的频率。如果我们是一个人该多好……
想要更快乐……不想其他的事情……只追求身体最单纯的快乐,如果这样不会觉得悲伤的话……我们变成最原始的动物,依靠本能,没有什么不好吧。
我把自己交给撒加,剩下的事情,我不想去思考……
当他突然把我紧紧按在胸口,我体内充满了难耐的灼热,我知道,他释放了。而我也跟着他的节奏,一同置身天堂。
穆……他抱着我,吻着我的额头和眉间。我看着窗外的雪似乎小了些,无声落在窗台,以一种独特而寂寞的姿态,就像他一样。
不知道我们以这样的姿势相互拥抱了多久,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天色依旧漆黑。或许是半小时,或许只是几分钟。
我送他离开的时候,没有问他那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他没有杀死我的老师,也从来没有邪恶过。
他身体里那个恶魔犯下的罪孽,没有理由要他偿还。
下次见面,也许就是敌人了。他站在门口,转过身,苦笑着。
啊。可能是吧。
似乎是没办法的事了,他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如果下次见面时,是他不是你的话,我不会留情的。我说着没有什么可信性的台词。明知道无论如何也不会毁灭他,哪怕只是被恶魔控制的肉体而已。
他低头笑了笑。立起衣领,迈步踏进深雪。
吱嘎吱嘎的声音,仿似一把破碎的美最后的诀别。
我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白茫茫的远方。
而他,始终也没有回头。

完结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配图】废废帮忙画的《夜蝶》第三章空房间的图。拉隆的唯一照片。 | TOP | Jeremy Irons。老男人的魔法。>>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kamepink.blog128.fc2blog.us/tb.php/61-e85b3aa7

| TOP |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