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0 (Sun) 【拉隆|撒隆|隆苏|其他】夜蝶。 第一章 房客。

配文主题音乐 坂本龙一 - Lost Child。


==========================
你是暗夜里飞舞的蝴蝶。
我却折断了你的翅膀。
你恨我么?
 
 
 

第一章    房客

眼前这栋公寓是我的地产,或者说,是我七处地产之一。其中两处是五星级酒店,两处是大型购物中心,一处是高级停车场,还有一处还没想好做什么,荒地一块,但按照城市发展来看,早晚是块值钱的地皮。
这些都算成是我的私人财产,不算家族产业。
我是拉达曼提斯·科斯塔因。科斯塔因家族的二少爷。上有哥哥米诺斯,下有弟弟艾亚哥斯,和一个妹妹潘多拉。家族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国际石油产业和连锁酒店。但我自己地皮上的两家,却不是科斯塔因酒店。
平日里无聊的时候,我都呆在这栋公寓,隐瞒我的身份。一般接受采访的,都是米诺斯,所以就算知道我的名字,也无从得知我的长相。于是,我心安理得的做起这栋公寓的房东。每天收收房租,跟不同的人打招呼,日子过得也不错。
曾经的房客里,有一个叫加隆的男人。很礼貌,每次来去看到我都会打招呼。穿得干净利落像个白领,或者是平民化的富家少爷。但是我知道,他的职业是男妓,只给男人提供服务的那种。租房协议里有一条规定,禁止房客从事不正当交易。但对于他,我只是睁一眼闭一眼,每天相安无事而已。
我印象里,有一个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身影---经常出现在金融杂志里的金融界巨头杰密尼家族掌权人---撒加。加隆应该是他的弟弟没错,但却过着这般不见光的生活,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从未追问过。
我只是房东,不是探查别人隐私的狗仔队。
 
加隆算是在我这里住的比较长久的房客。有时候,我会想,这到底是上天给我的恩赐,还是对我的惩罚。如果他只是那些住上个把月,小半年的过客,一切是不是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但是,自私的想,我宁愿承受现在的痛苦,也不愿安享没有他存在过的生活。
作为我生命的符号存在着的,我的夜蝶。我的加隆。
 
早啊。
早。
每天我们都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一天的生活。说这话的时候,他总是笑着,像阳光一样灿烂。
需要我帮你买点什么么?他出去购物的时候,常常这样问我。通常情况下,我都笑着摇头。偶尔让他帮我带包烟。
常抽烟可不好。他说。
啊,因为我寂寞啊。我随口应和着,期许着他又一次漂亮的微笑。每次都不会失望。
寂寞可以找我,打给八折给你怎么样。他边说着,边三步并作两步跳下台阶,矫捷的身姿消失在我视野范围。
回过神的时候,我都在笑。
 
昨天傍晚肚子饿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加隆。
有那么一天,大概也是火烧云铺满了西边天空的时候,他的一位客人从楼上走下来,黑着脸,一言不发的匆匆离去。那是最近几个月里频繁来找加隆的客人。不到五分钟的光景,我听到皮鞋撞击楼梯的声音,加隆晃晃悠悠地走下来。
吃晚饭了么,拉达?他问我。
加隆啊,还没呢。我回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叫我拉达,我也不再称他杰密尼先生。他不喜欢我那样叫他。
那跟我一起吃饭吧。他就斜靠在我门口,嘴巴里塞着一根棒棒糖。我请客怎么样?
我站起身,披上外套,跟他一起出了门。
跟他走在一起,我常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当然,我说的是那个时侯。现在看来,我正是因为他才有存在的价值。
那晚我们去法国餐馆吃了一顿大餐。结账的时候,我先他一步递出了信用卡,他撇着嘴巴,从侍应生手里把我的卡拽下来,把自己的塞进去。
我说过我请客。
无所谓啦。我擦着嘴巴。
有所谓。加隆单手撑着桌子看着我。我不喜欢别人怜悯我。
我没有怜悯你。那时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只是觉得他有点敏感过头。
那就把你的信用卡收起来,科斯塔因少爷!他把我的信用卡丢到汤碗里,不再理会我。
回家的路上,他一言不发。路灯照在他脸上,很美的景色。他在我眼里。
公寓门口站着先前黑脸出门的男人,他看到加隆的时候,脸上浮现出笑意,紧接着看到我,那层笑意散淡下去。
加隆不看他,径直走进公寓。尴尬的气氛下,我也不想说什么。
加隆……那个男人喊住他。
加隆转过身,站在半截楼梯处。
加隆,我不想离开你。我猜想,那男人当着我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一定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我不想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侧身挤进房间,轻轻关上门。
听外面的脚步声,男人快步走过去,大概是想追上加隆,我猜想。接着我听到加隆说---苏兰特,我们到此为止。
一片寂静。
除了加隆上楼的声音。
那个叫苏兰特的男人离开的时候,似乎哭了。
 
时间总是在往前,以它固有的速度,从未停顿。只是有时候,人们觉得他流逝得太快,而有时候,又太慢。我跟加隆在一起的时光,就是前者。而今的岁月是后者。
潘多拉刚刚打电话来说,爸爸的胃癌又严重了。估计没有几天的日子了,希望我回家看看。接着是米诺斯,完全不客气的语气。赶紧回来看爸爸,你还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挂断电话,拽过外套。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医院去。
重症监护病房里,爸爸躺在里面。原本还高大健硕的躯体,被病痛折磨的只剩一把骨头。权力再大,生活再风光,在致命的疾病面前也只有屈服祈求的份儿。
爸爸看到我,眼睛亮了亮,骷髅一般的面容露出算是微笑的表情,伸出枯槁的双手。
拉达……他这样叫我。
爸爸。
你来了啊……我看到他眼角里闪着泪光。虽然他曾经咒骂我是家族的耻辱,但他依然是我的爸爸。我也永远是他的儿子。
我也没几天好活了……爸爸的声音失去了往日所有的霸气。我把遗嘱写好了。产业你们四个人均分,潘多拉的遗产,你们兄弟三人先负责保管,到了她20岁之后再交还给他。
爸爸,我不需要财产。
爸爸听着我的话,瞪大了眼睛。你还在责怪我么,拉达?
不,爸爸。没有。
我看着他叹着气,扭过脸。
爸爸,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伸手去抚摸他的额头。一切不是没有希望的。
爸爸抚摸着我的手背。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我知道。
从病房里退出来,我对米诺斯和艾亚哥斯说,你们把我的那份都拿走吧。我只留下我自己的七处私产就够了。
他们看着我。没说话。
我希望爸爸临终的时候,你能在他身边。离开医院前一刻,米诺斯这样对我说。
 
我觉得疾病是可怕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很难想像躺在床上那个瘦骨嶙峋的人就是我的爸爸。两年前,他还摔着杯子,在客厅里暴怒的跳着,咒骂我。咒骂我是家族肮脏的污点,咒骂我的存在就是个错误,咒骂我跟那个令人作呕的男妓一起死掉算了。
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他重复这句话。潘多拉吓得大哭。米诺斯只是冷漠的看着我,艾亚哥斯欲言又止。
身后庄重华丽的好宅院落,门口两只德国军犬。这是我对家最后的印象。
那天,我没有叫计程车回家。步行了差不多两个半小时,到公寓门口的时候,加隆就站在那里。
嘿,你看起来脸色很差。他点了根烟,叼在嘴上。
啊。我拍了拍他肩膀。我被撵出来了。
他做了一个指着自己的动作,用眼神询问我。
我点了点头。
很抱歉。他说着,跟我走进我的房间。看来我只会跟人带来麻烦。我哥说的没错。
我不记得加隆还说了什么,只是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我打断他的话。
以后,就剩我们俩相依为命了怎么样?把烟从他嘴巴上夺下来,猛吸了一口,再还给他。你不会嫌弃我没家产吧?
加隆看了我片刻功夫,笑了。好美。
我去吻他。他温和地回应着我。然后紧紧抱着我,我感觉他的身体在颤抖。
那天晚上一颗星星都看不到,月亮大得骇人。
我看着他沉睡着的背影,赤裸的背上仿佛隐藏着一双黑色翅膀。皎洁的月光下,慢慢浮现出轮廓。
加隆,我爱你。我抱着他,在他耳边说。
          他迷迷糊糊地转过身子,把脸埋在我怀里,重新沉睡下去。

未竟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拉隆|撒隆|隆苏|其他】夜蝶。 第二章 烟幕。 | TOP | 【米妙+其他CP】虚妄城。 第三章 若放之花 后编。>>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kamepink.blog128.fc2blog.us/tb.php/46-cda6a007

| TOP |

日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