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1 (Thu) 【米妙|短篇】十二月终了。

写在前头:
这是我五六年前的一篇随笔文。
修改了之后成了如下这篇文章。
虽然人设上小米又混蛋了……但是天地良心,这不是撒米妙237

======================

十二月终
    米罗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了。他是月初回来的,带着十一月最后一抹浅薄的微温。大概是我不应该遗忘,他回来的时候,我觉得他的脸那么陌生。
    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听见他默默的叹息。声音让我想到流泪的那些夜晚,无数个夜晚。
    现在想想,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他说。
    没有很久,还没到一辈子。我说。
    他笑了,说,你是没有一辈子的人。
    也许吧,我可能真的没有一辈子可言。
    曾经觉得那就是一辈子,我想给与的东西在那时候就全部给完了。结果是,我一无所有。
   我不知道怎么和米罗说,我在没有他的那一段时间里,是怎么过的。不是空虚,也不是怀念。突然一个人从身边消失,谁能承受呢?
我只是想说,我有点寂寞。
但,我没有说,因为没有意义。
我自己过的还不错。我这样说。
 
其实,在他离开的那个的星期,我整个人是苍白的,不吃不喝不睡,整整4天,直到我变得极度的虚弱。穆连打带骂的把我拽到医院。
我一直是很感谢他的,不管我做什么,变得多么的不像样子,他都在我身边。他说上帝让他做我的天使。穆的妈妈是一个很好的人,只不过很不幸地嫁给了人渣老公。她是个可怜的女人,脸上始终有一缕惨淡的笑。常常在没事干的时候,跑去帮她做家务。她很少提起他。我也不问。
 
和米罗一起去过的地方,都差不多被拆迁和重建了。基本上,没有留下什么可以看到的记忆。
坐吧!我拍拍花坛的边沿。
米罗坐下来。沉默。
说说吧!
说什么?
说你这段时间的事啊!
有什么好说的?我笑了笑,没什么好说的。
我们在那个地方坐了一个下午。我没有说关于我的任何事。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故事。没有用。
他问我他到底伤害我有多深。我说,那有什么意义吗?你又不能补偿我。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知道他现在是一个人,但不会很久,他不会寂寞很久。
我告诉他,我想在空闲的时候去看沙漠。
他说,那明天就先陪你去动物园看骆驼。
我摇了摇头。
 
我和他告别的时候,起风了。
    晚上的时候,撒加打电话找我。
    我找了你一天,你手机没开……他说着,语气有淡淡的疲惫。
    他回来了。我说,感觉没有力气。
 撒加没说话。
 我也没说话。
 
 撒加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去准确的定义他,然而,我信任他。
 他回来了,我该离开了。他那天说。你还是爱他的吧?反正我只是他的替代品而已。
 我没做声,挂断了电话。
没有人能替代米罗,任谁也做不成他的替代品。
你是你,他是他。
我想这样告诉他,但放弃了。
 我甚至觉得说出这样的话的撒加,有些不可原谅。
 
 去找穆的时候,他不在。我坐下来和她的妈妈聊了很久。
 有些事情啊,把话说开了,也就解决了。她最后说,慈祥的微笑。
 一分钟后,我决定找撒加。
 傍晚的时候,下雨了。
 
 我出现在他房门口的时候,他的吃惊是显而易见的。
 对不起,早上是我不好。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我还以为我真的要离开呢!他淡淡的笑了。伸手摸了摸我还在滴水的头发。
 我没想到,竟然不需要任何解释,他就原谅了我。
 
 我坐在他的沙发上,听着缓缓流出的音乐,他讨厌吵杂的声音。
 水放好了,可能有一点热。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说。
 然后找了件干净的衣服给我。
 
 喝着他给我冲的咖啡。身上觉得很暖。
 他从浴室出来,坐在我身边。把我揽过来,让我的头可以靠着他的肩膀。
 累了吧!他问,声音轻轻的。
 我点了点头,闭上眼睛。
 半夜的时候,我醒了。发现自己在他的床上。
 我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发现他睡在沙发上。
 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蹲下来,看着他的脸。很安静,是我喜欢的。如果能去爱这个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吧。我曾经想去试试看,可结果只是把他拖进了感情的泥沼,困在原地。我没法去爱他,他却傻瓜一样地爱着我。
 我抚摸他的脸庞的动作把他弄醒了。眼睛是迷茫的。
 我们都睡不着了,于是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谁也不说话。
 
 出去散步的时候,看到了穆出版的小说。很好看的封面,是我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帮他设计的。应该说,是我的风格。暗淡的色彩,和孤独的蛊惑。
 黄昏的时候,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花园里面有玩耍着的孩子,他们的笑声天真而美丽,恍如隔世般的感觉。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持续了多久,直到我发现,只剩我一个人。
 
 我还有什么梦想吗?曾经我也是有个美丽的梦想的。和米罗,没错,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现在我也不觉得这是盲目的,当然也不是庸俗的。可是,如果没有办法完成,一切还不如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好。
 我想,我还是想完成一些事情的吧!
 我是怎么了?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头飘荡,看着匆匆忙忙的行人。在他们中间搜索关于生命的声音。在玻璃里看自己的脸孔,竟是如此憔悴。我到底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再一次的苏醒,还是再一次的沉睡。
 午夜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悲歌”的旋律。
 
 走吧!
 我怎么还能停在原地?该过去的都过去了,该来的也都来了。我还等待着什么呢?
 夜里睡得很晚。做了个梦,梦见了一只美丽的蜘蛛,在电脑的键盘上迂回的爬着。不停的吐着丝,把键盘缠住,最后把自己封死在里头。然后梦见了撒加,梦见他坐在我的面前,听我说话,他开始笑,笑得很脆弱,他说我的声音是他听过的最美的声音。说完他的眼睛开始流血,鼻子,嘴边都开始流血。他的脸色惨白,他说我杀了他!
 我惊醒,冷汗。
 
 你脸色很差!穆说,你去看看医生吧!
 我摇了摇头。
 医生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们去了最近的酒吧里喝酒,就我和穆,没有别人。我们都喝到不愿意说话的时候,他突然流下了眼泪。对于他的眼泪,我并不感到惊讶,其实,他总是有很多理由流泪。这一点比我好,我什么理由都没有也可以哭得一塌糊涂。像个胡搅蛮缠的女人一样荒谬,可笑。
 我就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人。虽然没有那么多共同点,但是我们有同样的灵魂。我们是注定要和彼此在一起的。不管是什么形式。
离开酒吧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路上连车子都很少。我们就漫无目的的行走。不说话。风在脸上吹。
我感觉到了生命的甜美。他说。在我们分手的时候。
 
    刚刚回到家就接到了他的电话,告诉我他很平安的回到了家。
我怕晚上继续做梦,于是,醒着。
打开了手机,收到了撒加的三条短信。
你在干嘛呢?
你原来没有开机啊!
回来给我短信吧!
我关了手机,没有给他任何回复。也许,在这个时候我只像一个人待着。我还是累了,于是,有点睡意沉沉的。
我看我是疯了。一个人不是很好吗?他妈的,我疯了。
 
米罗说他要去希腊了。希腊,我最想去的地方,那里有我喜欢的文化和艺术。
他说这件事的时候,我泪流满面。
你知道的,我会记得你的。他说。
但,我也许会把你忘记。我说。
不,你不会。他看着我,眼神诚实,你会一直记得我,除非,你死了。
我打了个冷战。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觉得恐惧的男人。我忘不了他,即使连自己都忘记。
 
晚上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关于大海的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鱼。游来游去。
我渴望一片森林,我渴望看见自己的样子。但我懵懂,只看见自己一次又一次被挣裂的伤口。我是个悲伤的孩子,我失去了所有的快乐。生活在没有阳光照进来的房间。我想要得到阳光的温暖,但它灼伤了我的眼睛。有的时候,逃避是为了自卫。我想回到没有忧伤的时代,我想蜷缩在妈妈的怀抱里。我只是这样想着,不知道这样的没有意义的折磨是不是可以抚慰一些什么。
 
怎么样达到彼岸呢?
失眠。
 
离米罗离开的时间还有半个月。但,这是平凡的半个月。

I always see you in my dream

 
我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包括撒加和穆。
每天开着手机,但不回短信,不接电话。不待在家里。我听着自己都觉得厌倦的音乐,挥霍自己的生命,在一个又一个叫不上名字的酒吧。
直到手机彻底没电了。我也和他们彻底的隔离了。
说不上为什么习惯性的想着今天是几号。我知道米罗离开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了。
有一点可以确定,若是爱,亦不是从前那样决绝了。是习惯吧,他是我牵挂的习惯。我心里有一个空缺,那个空缺属于这个要到希腊去的男人。没有人能填补。
 这么多年来,我始终在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里徘徊。从日出到月落。我拒绝所有男人或者女人。不是说只为了他而守一辈子。而是我已经没有感情可以给任何人。一副空了身躯,和漂浮着的灵魂。
 
我真是不知道撒加是怎么找到我的。他找到我的时候,我刚刚花完了身上最后的一分钱,坐在公园的地上,看鸽子。
回家吧!他把我搂在怀里。
不回!我小声的说。
那我陪你在外面呆着好了。他坐在我身边。
 
回到家的时候,我好好的洗了个澡。花洒的水淋在我的脸上,突然眼睛热了起来,我知道,自己流泪了。
出来的时候,撒加在沙发上抽着烟。
头发没擦干净!他说。
我把毛巾扔到一边,一副懒得计较的表情。
 
我要走了,你自己别乱跑了!撒加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下次你就找不到我了!我说。
 
再有两天,米罗就要去欧洲了。
他站在我门口的时候,我已经等了他半个小时。
我们都没有说话,对视了半天。
他开始亲吻我,开始亲吻他久久没有亲吻过的我。多长时间了,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了。
一旦吻开始了,就不会轻易停下来。
我知道我是没有办法把他留在身边了,也许这一去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我只是想留下他味道。
这不是单独的欲望,或者说根本就不是欲望。
我知道,我只想给他,也只想要他。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感觉他的吻在我身上蔓延,轻轻的但足够跳起欲望的爱抚。那些曾经在黑夜里折磨过我的噩梦,此刻都远离了我。被他的手抚摸过的肌肤热烈的告诉我,我是个有生命的物体,我还有一个可以被诱惑的灵魂。
我喜欢他光滑的脊背。我强烈的想就这样的让两个人融合在一起。觉得与其说是让他撕裂自己,还不如说是自己想撕裂自己。
而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残忍起来了?
疼痛,撕裂的痛感沿着脊柱传递到大脑中枢,为什么会觉得兴奋又不知所措。他喘息着,泛滥着情欲的声音跟多年前一模一样。恍惚间,像是第一夜纠葛,像是不愿醒来的梦。
    我需要你!恍惚间,听到他这样说。我开始晕眩。
只有黑夜收纳了我的眼泪。只有他封存了我仅存的尊严。
这是个危险的游戏,危险到足够刺激我们,足够让我们放弃一切。我体味到空洞至极的绝望。
纠缠的身体是永远没有能力把握孤立的灵魂的。于是越是疯狂,就越是堕落。
卡妙……卡妙……他这样呼唤着我,闭上眼睛,一起期待虚无的欢宴,不知归途。
我侧过身,看着从窗帘缝隙中透出的光线。他的手臂伸过来,嘴唇亲吻上我赤裸的脊背。那温度就像我一生中流过的最热的眼泪。
我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见面了……米罗含糊的说,呼吸倾泻在我的脊背上。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最好再也不要见面了。
浅眠过后,米罗爬起身,坐在床边抽了根烟。我看到他背上被我抓破的伤痕,肩膀上泛红的齿痕,有那么一刻,执拗地不愿承认对他的渴求深刻地成为灵魂的一部分。我败了。跟他的战役,一开始就败了。
去不去送我?
不去了。
我们最后一次长长的亲吻了彼此。
踏出房门的时候,我们是陌生人。
 
我估算着时间,米罗已经飞过法国边界了。他真的飞了,飞离了我的世界。一去不返。
我想,希腊的街道一定很美吧!那些镌刻历史的街道。
 
    十二月的最后的一晚,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站在海边,下体撕裂般疼痛,暗红的血液混合着浑浊的百液顺着大腿流下来,溶进我脚边的海水里。红色蔓延着,我抬头望去的时候,发觉自己站在一片血色的海洋里。我走向正要涨潮的海,海水淹没了我。我在溺死的一刹那,看到了米罗的脸,在沉默的暗红里散发着淡淡的银色的光芒……
 
十二月这么过去了。
我什么也没有留下。
 
明年的十二月,我想看见你为我留下最后的眼泪。
 

                                                      ——The END——

完结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原创|新年贺礼】跟米娘的角色扮演对话(原著背景|很纯洁哟~) | TOP | 【米妙|短篇】我的人类的情感。>>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kamepink.blog128.fc2blog.us/tb.php/38-3ada6905

| TOP |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