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0 (Thu) 【短篇|圣同人】我只是一只老鼠。

我是一只老鼠,生活在圣域里。每天忙着寻找食物,也忙着躲避天敌。我有家人,大多已死,或下落不明。
我的家在十二宫的地下,有无数个出口,而居民只有我一个。所以我很寂寞。
我会把食物储存在不同的地方,防备着有一天有人进入我的领地。我习惯了头顶上发出的不同频率的声音,有时听着声音就能判断出自己在哪一宫底下。十二宫的主人们并不常常在家,只有教皇召唤的时候,他们才会回来。教皇是这里权力最大的人,可以统领整个圣域。但是应该管不上老鼠,所以我很庆幸。
无聊的时候我会在四通八达的地下迷宫里自娱自乐,有时候自言自语,假装有另一只老鼠跟我住在一起,我给他讲我在上面世界里看到的故事。
我给假想中的朋友讲了很多回故事。比如说……
白羊座的穆先生有位挚友,是处女宫闭着眼睛的沙加。
金牛座的阿鲁迪巴虽然样子很凶,实际上心地善良。
双子宫没有人,偶尔却在宫殿深处传来好似男人的哭声。
巨蟹宫的迪斯马斯克其实是个艺术家,热爱人面雕塑,性格古怪了点,但人不坏。
狮子宫的艾欧里亚喜欢白银圣斗士魔铃,但他不敢说,常常自己练习怎么跟她表白。
处女宫的沙加毕生的时间似乎都在悟禅,只有穆先生来访的时候,他才会与其执手相谈。我从来没有见他睁开过眼睛,想知道那双眼睛长什么样。
天秤宫也是没人的宫殿,冷冰冰的。
天蝎宫的主人是个小伙子,叫米罗,样子很帅,脾气却不太好。我听别的老鼠说过他一个人毁灭一座岛的故事,我不知道岛是什么,有多大,我没见过。
射手宫跟天秤宫一样没人住。听说这里的主人很早就死了,因为背叛了圣域,背叛了雅典娜。雅典娜好像是他们心中的女神,是很重要的人,不过跟我无关。我喜欢射手宫和天秤宫,因为我可以爬到地上来,到处乱跑,不担心被抓到,只是在那里也找不到食物,这一点很不好。
山羊宫的修罗是个不苟言笑的家伙。我看到过他单手劈开大地,我怕我也被劈死,所以从来不敢在那里逗留。
水瓶宫的主人也不爱笑。他那里总是很冷很冷。偶尔几次在洞口露头,都会看到天蝎座的米罗在那里,笑嘻嘻的样子。他不怕冷么……
双鱼宫的阿布罗狄是个大美人。没错,是男人,但是是大美人。我很喜欢左眼下面一颗小小的黑色的原点。他喜欢玫瑰花,一直种到教皇厅。他常常在夜晚出现在那里。
教皇厅里当然就是教皇,酷爱洗澡。一直看不清他的脸。我觉得是个很神秘的人,只是有时候跟我有一样的癖好,喜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时而悲痛,时而生气,有时还会哭,声音跟双子宫里的很像,但我不确定。听说他有个弟弟,但我从没见过。我想他一定很寂寞,如果他也是老鼠,我会愿意跟他交朋友,至少我不用对着空气讲故事,就像现在这样。
 
我的睡眠不太好,轻微的响动就会把我吵醒。那天早上异常的吵闹,杂乱仓促的脚步声从我头顶掠过,吓得我腿都软了。但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从山下的洞口,看到了狼籍之中,一群人围着一个女孩子。那女孩中箭了,躺在地上,快死了的样子。周围的人都在喊着她的名字,我记不太清楚,但是有人叫她雅典娜。就是那个女神么?我想爬出去看看女神长什么样儿,但是我不敢,人太多了。
接着有几个少年说要突破十二宫,我真的吓坏了。我的粮食不会遭殃吧。于是我转头往回跑,我承认我胆小,我只是个老鼠而已啊。
头顶上轰隆轰隆的声音一直在继续,我忙着把每个宫殿下面的存粮都转移到安全的天秤宫。我不想只为了看热闹,到头来,一颗粮食都不剩,或者被埋在废墟里。
越往上跑,嘈杂的声音就越远,我好像隐约听到双子宫又传来哭声,但是没工夫理会了。现在我有些后悔,把地道挖得像迷宫一样,自己差点就找不到方向了。
所有的粮食都搬到了天秤宫,我确定这里肯定没有打斗,我的粮食很安全。
刚刚路过天蝎宫的时候,我看到了卡妙。他很少出现在那里。
我听到米罗问他一定要去么?卡妙好像很坚定。米罗好像想去拥抱他,但是卡妙逃脱了。我不知道那个动作是不是应该叫做拥抱,我曾经在处女宫旁边的那个大花园里看到过沙加这样抱着穆。人类好像都很喜欢以这样的动作来表达关系良好,但是我是四脚着地的动物,这个动作对于我来说困难了点,而且我也不知道跟谁去练习这个动作。
后来米罗就站在那里,看着卡妙的背影,久久不动。
之后,我刚把粮食都藏好,卡妙就出现在天秤宫。这里还多了我之前在山下看到的四个少年中黄头发的那个。两个人说了没几句,就打了起来。我缩回地洞里,头顶上隆隆的声音,吓得我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巨响之后,一切安静下来。我探出脑袋,看到卡妙高举着手,把那个黄头发的小子冻在了大冰块里。卡妙说那个大冰块可以让里头的人永远都不会腐烂。我在想,如果我被冻在里头,几百年以后解冻了,能不能活过来给别的老鼠讲故事,如果我能遇到另外一只老鼠的话。
我看到卡妙流眼泪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走了以后,我爬出去用前爪碰了一下冰棺材……之前想要永生的想法立刻打消了。好冷……好冷。
我追着卡妙的步伐,但他似乎没有发现我。米罗站在天蝎宫门口,如释重负的样子。甚至还飞奔下台阶,半路上就拦住了卡妙。我躲在石梯角落里,怕被脾气火爆的米罗发现。
卡妙比米罗站低了一级台阶,停了一会儿,突然把头抵在米罗的肩膀上,双肩好像在抽动。我看到米罗抱住他,金色盔甲碰撞发出声音。两个人感情真好呢。我有点羡慕。
这样就可以了么?
嗯。
卡妙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回走。我想制造那么大的冰块一定让他很辛苦。
我听到他对身后的米罗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他还活得过来,请把他留给我,让我亲手杀死他。
你真的这么想?
嗯,相信我米罗,我不会死。
 
我听说过穿着金色盔甲的这些男人是世界上最强的斗士,可是我没有想到那群破衣烂衫的小子那么快就闯过了那么多宫。我看到喜欢人面雕刻的迪斯马斯克趴在地上,死了。处女宫之剩下沙加的金色盔甲放在那里,盔甲是不会拥抱的吧?穆是不是很难过,没有人再去拥抱他了。长头发的少年趴在山羊宫外,好像也死掉了。黄毛小子跟卡妙相对倒在寒冷的水瓶宫,一片死寂。
而现在,发誓绝对忠于教皇的阿布罗狄也倒下了。玫瑰花瓣散落了一地。这个漂亮的身影再也不会出现在教皇厅了,我也再看不到他微笑着侍弄玫瑰花园的样子,那是我喜欢的一道风景。
原来……教皇就是双子宫主人。所以我才会在双子宫和教皇厅听到那么相似的哭泣。而我最后一次听到这样的哭声,是在那个叫星矢的小子闯进来之前,或者说……应该就是阿布罗狄殒命那一刻。那个人不能再带着玫瑰花来看他了吧。我觉得很惋惜,地道里再也不会充满玫瑰花香了。撒加死在了那个女孩子的权杖下,头发变了颜色,像魔术一般,看得我目瞪口呆。但是终究还是死了……我说不上喜欢他,但是也不讨厌,至少,他没有把我从地道里赶走,他没有欺负过我。
但是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去死呢?就为了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小姑娘么?我并不太了解女神对于这些人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知道生命没有了就再也回不了了。我的兄弟姐妹,被打死之后,再也没有复生过。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么?所以我至今无法了解他们的行为,也无法理解为了所谓女神牺牲生命的意义何在。穷尽我短暂的一生,也无法弄清楚吧……
十二宫没有坍塌,我又重新把粮食分散到地道的各个角落。日子跟往常一样,我还是独自一个,跑来跑去,给空气讲故事,填上旧的通道,在挖出新的,迷宫时时刻刻在变化。天气好的时候,我会从洞口爬出来。米罗常常在天蝎宫门口站着,就像迎接卡妙回来那次一样。我常常听到米罗重复着卡妙的那句“相信我,米罗,我不会死”,然后对着空无一人的水瓶宫方向默默念叨着,卡妙,你这个骗子。说这话的时候,他总是会流眼泪。大男人这么爱哭,我头一次见到。或许他真的很悲伤。
我体会不到悲伤是什么样的感情,也流不出那种叫做眼泪的东西。我只是一只老鼠,寂寞的老鼠。

完结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独白系列|拉隆】拉达曼提斯篇。 | TOP | 【米妙】羁绊 第十章后半部分>>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kamepink.blog128.fc2blog.us/tb.php/20-1da48438

| TOP |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