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0 (Sun) 【拉隆|撒隆|隆苏|其他】夜蝶。 第二章 烟幕。

如果不是在婚宴上看到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孔,那个名字也不会从我深埋的记忆中跳出来。
恭喜你,阿尔法斯特先生。
谢谢你,杰密尼先生。
眼前的男人连微笑都带着威严,让人觉得难以靠近。而这个男人的弟弟,曾经是我爱的人,亦是我恨着的人。
加隆。那个人叫,加隆。
我能说我爱着他,但没有那个自信说他也爱过我。我跟他之间发生的一切注定是个错误。电影业巨头之子,无论如何也不该跟男妓有关系。尤其是,那个男妓是撒加的弟弟。
 
第一次?
啊。
不会弄疼你的。
我跟加隆认识的第一天,就有这样的对白。难免让人觉得荒谬。
当时,大学刚毕业的我,在酒吧里跟他结识。他身边围绕着几个男人,抚摸着他的身体,他也回应着他们。
我是为了躲避相亲才去了那里。我是一个同性恋者。我讨厌女人。而且对未来的世界一无所知,只是想弄清楚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一定要结婚才能生活下去。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按照固定的模式走下去。
我看着他从一群人中间挤过来,径直朝我走过来。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什么?
我说你。他看着我,伸手撩起我的额发。你看了我足足十几分钟了吧?
不好意思。我有些窘迫,向后撤了一下。
要不要跟我走。他就那样没心没肺地笑着。这么多年过去,我想起那个笑容,内心依然会荡漾,魂魄被勾走的感觉,大概也就是那样。
我还不认识你。我对他说,却已经迈开了脚步,鬼使神差。
我叫加隆。他拽着我的胳膊。随便你叫我什么都行。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跟着他上了计程车。现在想想,如果他是坏人的话,或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再或者……如果他勒索我。不,他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总之,我跟他走了。
跟他上了床。
他确实跟他说的一样温柔。比起在酒吧黑暗角落里跟陌生人提心吊胆的互相爱抚,加隆简直温柔至极。我不是一个女人,但我依然愿意这么说。
至今,我还记得他翻身起床,胡乱套上内裤,赤裸上身在上衣口袋里摸烟出来的动作。火石摩擦着,淡灰色的屋子里,有了一丝短暂的光亮。
有时候夜里睁开眼睛,似乎还能闻到那个时侯一样的烟草味道。
苏兰特。你的名字么?他捡起掉在地上的我的信用卡,借着月光看到上面的签名。
我慌忙起身抢下来,不想暴露身份。
字很漂亮啊。加隆坐在床边,长发散乱地披在身后,兀自抽着烟。可惜我这里不能刷卡。你现金带够了么?
我诧异地看着他,明白了他的身份。
我不知道你是做这个的。
加隆撇了撇嘴。做这个有问题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把脸凑过来,离我不到几毫米的距离。今天是我拉你来的。他说。不提钱的事情,免费的。说罢,他重新吻着我。而且,跟你做爱很不错。要不要再来一次?
时至今日,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他。明明知道没有人能拴住他。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只属于我。
 
我的新婚妻子是父亲一早定下来的人选。说来也算是门当户对,是旧交的女儿。似乎命中注定,我无法躲开这场婚姻的降临。我曾经想过反叛,终究没有勇气。也许正是这样的我,才向往那样的加隆,桀骜不驯,无拘无束的加隆。
他从来没有说过爱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断绝跟其他人的往来。就算我知道了他就是撒加的弟弟,他也依然没有收敛。
你能靠自己去赚钱,干嘛要你养我?第一次争吵的时候,他把枕头揪起来,狠狠地往我背上丢过来。我转身看着他,那双眼睛里满是愤怒。
你现在这算什么赚钱的方式?我讨厌他那个样子,每天床单上会有不同的味道,我不希望他跟陌生的男人往来,不希望他触摸他们身体的时候也发出悦耳的声音,不希望被他压在身下的除了我,还有别的男人……
我有去偷去抢去杀人放火么?加隆从床上腾起身子,跳到我面前。苏兰特,你说说看啊!我的身体你没有消费过么?还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朝你要过钱,白给的东西就不值钱了?
这句话,到现在,仍旧伤害着我。我第一次觉得自尊心被人践踏。我从来没有当他是商品,我爱他。
加隆,你不觉得耻辱么?你不觉得你现在的生活又肮脏又堕落么?我忍着快要哭出来的冲动,朝他吼着。每天跟男人睡觉就那么好么?靠那种方式赚钱就那么好么?
那你大可不要来找我啊!加隆甩着胳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从茶几的烟盒里拽出一根烟,点燃,猛吸了一口。我没有求你来找我,苏兰特!
你怎么不想想你还有哥哥,你还有那么大的家族,你为什么要作贱自己?难道撒加就不会难过么?也只有当时楞头小子的我才会说出这样的对白,自以为是,又好像很关心别人。
你知道个屁!那一刻,加隆暴跳如雷,像只野兽一般仇视着我。撒加是撒加,我是我。我不稀罕他为我难过,他也不会这么做!
我在他叫嚷着“滚蛋”的怒骂声中,飞也似地逃离他的房间。
或许,那一次争吵之后。
我就不应该再回去找他。
在那一天把一切画上休止符。
就好了。

自妄言。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2/25 (Fri) 【没事儿填点】关于SS的100问。

(1)你的网名是否和SS有关系?
没有。
(2)你在SS中最喜欢什么角色?
卡妙。
(3)请对那个角色表达一下爱的宣言。
嗯,卡妙,请继续跟米罗相爱,拜托了!
(4)那个角色给你印象最深的台词是?
所有的女神的圣斗士基本上都说过: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用第二次就没用了!
(5)你在SS中最讨厌哪个角色?
雅典娜。
(6)为什么会讨厌那个角色
小小年纪玩弄男性。
(7)此外还喜欢哪些角色?
米罗,双子兄弟,拉达曼提斯,和TV版才有的捷克弗里特
(8)能不能对那些角色表达一下爱的宣言?
嗯,米罗,请你继续疼爱卡妙,拜托了!
双子兄弟,希望你们继续纠缠不清,拜托了!
拉达曼提斯,请你在冥界守护着加隆,拜托了!
那个……捷克弗里特,我可以嫁给你么?
(9)黄金圣斗士里你最喜欢的角色是谁?
卡妙。
(10)最喜欢的主角是?
五小强么?那还是紫龙吧。
(11)最喜欢的反派是?
拉达曼提斯算反派么?
(12)最喜欢的路人甲是?
蜥蜴星座的美斯狄。人如其名:美死滴~臭美臭美美死滴~
(13)认为最般配的情侣是?
米罗和卡妙。
(14)为什么认为他们般配?
天生就这么般配。
(15)除此以外认为那几对情侣会前途光明?(请在原著官配范围内)
要说前途光明的话……那可能就剩紫龙和春丽了。
星矢将会在美惠,纱织和萨尔娜这三个女人每天争风吃醋中度过!
撒加和加隆,拉达和加隆,撒加和阿布,沙加和穆……你觉得按照原著他们还能前途光明么?
(16)对这些情侣表达一下你的祝福吧!
情侣西奈!
(17)众多角色里,你认为最具备战力的是谁?
星矢啊。这个还用问么?
(18)请各用一个词形容冥界三巨头。
米诺斯:哈巴狗。艾亚格斯:大眼妹。拉达曼提斯:好老公。
(19)SS中,令你印象最深刻的剧情是哪个?
水瓶宫卡妙冰河对轰。
(20)SS中,最令你有想落泪的冲动的是哪个剧情?
冥王篇米罗掐卡妙的脖子。
(21)SS中,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让你想掀桌子的情节是哪个?
十二宫的时候,迪斯马斯克远距离折腾春丽……
(22)SS中,最难以理解的大bug是哪个?
童虎的身高。
(23)如果一定要你合理解释这个大bug,你会怎么解释?
他……只是发育晚点儿……
(24)用一句话来形容一下这个bug吧!
1米7的虎爷踮着脚尖亲吻1米82的昂公主,这个场景……想着就觉得诡异。
(25)如果你要穿越到SS里,你想成为哪个阵营的成员?
必须是黄金圣斗士
(26)如果你没有成为主要角色,那么你最想做的职业是?
给黄金圣斗士做饭的。
(27)如果你只是个路人甲,你最想去看热闹的地方是哪里?
教皇殿。可以看到撒加洗澡。
(28)现在你可以成为是一位神的化身,你选择谁当你的代言人呢?
教皇。而且是撒加教皇。
(29)如果你是神的化身,你会选择谁来当你的战斗统帅呢?
加隆。
(30)如果你是神的化身,你会选择谁来陪你聊天呢?
米罗。一副会讲色情笑话的长相。
(31)请选择一批人构成你心目中的完美战队。
米罗,卡妙,撒加,加隆,沙加,穆,拉达曼提斯,捷克弗里特,一辉。
(32)雅典娜的杖和盾、波塞冬的三叉戟、哈迪斯的剑,你愿意用哪一种做你的武器?
三叉戟。
(33)现在你要搞全球性娱乐项目,你会选择打擂台、全球性喷泉表演,还是大日蚀魔术表演?
大日蚀。
(37)你会和谁结盟呢?
海王。貌似他很有钱。
(35)你会挖谁的墙角呢?
北欧仙宫。挖走捷克弗里特。
(36)如果你不幸穿越成了一件圣衣(鳞衣、冥衣、神圣衣),你希望是哪一件?
我希望是水瓶座圣衣。
(37)理由是?
不仅可以包裹卡妙,还可以被米罗亲手脱下>.< 我在说什么啊!
(38)现在你是雅典娜,谈谈你屡次被抓去放血的感想?
我打死也不想成为那个女人!
(39)现在你是波塞冬,谈谈在罐子里睡觉的感觉吧?
正睡着呢……别打扰我……
(40)现在你是哈迪斯,谈谈养了一群工资小偷的感觉?
让你们死一千遍!
(41)现在你是城户光政,谈谈你对你的私生活有什么想法?
大呼三声:我是萝莉控~我是萝莉控~我是萝莉控!!!
(42)现在你是史昂,谈谈你对于撒加这孩子杀了你之后既不斩草除根也不毁尸灭迹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杀我的时候是黑撒,埋我的时候是蓝撒。
(43)现在你是童虎,谈谈你对两百年坐在一个地方连吃饭和上WC都不动窝有什么感觉?
没看到皮肤都因为内分泌失调变紫了么!
(44)现在你是艾俄洛斯,谈谈你对冥界篇都没有你的戏份的看法?
没出么?出了!黄金自爆么。
(45)现在你是星矢,谈谈你对于没完没了伸出一只手爬楼梯是什么感觉?
奶奶的!追个富家小姐太他妈的辛苦了……
(46)现在你是车田,你会怎么编这个故事?
圣域和海界的战争只是因为加隆看不过撒加跟阿布罗狄眉来眼去……喷!
(47)在SS中,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小强的戏份太多了。
(48)如果有能力,要怎样改变这个局面?
五小强变成一个。
(49)雅典娜的权杖借你玩一天,你要用它来干嘛?
绑块抹布擦墙灰。
(50)波塞冬的三叉戟借你玩一天,你要用它来干嘛?
把三叉戟上头的金子都抠下来。。
(51)哈迪斯的剑借你玩一天,你要用它来干嘛?
嗯……比划着玩儿。
(52)星矢的小宇宙借你玩一天,你要用它来干嘛?
我不想变成他。
(53)你认为神与神的战争的实质是什么?
神太寂寞了。
(54)你认为SS里脾气最坏的是谁?
不知道。
(55)你认为SS里脾气最好的人是谁?
春丽。
(56)你是否认为艾亚哥斯和米罗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 =! 我用猩红毒针戳死你!
(57)美斯狄的经典造型是模仿了那件艺术品?
不知道。有没有一件叫做“爱裸浴的男人”这样的艺术品?
(58)如果给你选择,你是要当宿命要撞墙但戏份多多的黄金圣斗士,还是要当上场3分钟之内就可以去领盒饭的跑龙套白银圣斗士?
黄金圣斗士。
(59)现在你是童虎的弟子,你希望你的老师是以年老的状态还是年轻的状态来教你?
年老的状态。年轻的状态我怕我把持不住。
(61)现在你是史昂的弟子,但他只能教你一件技能。你选择修圣衣还是战斗技术?
修圣衣。
(61)现在你是卡妙的弟子,他要求你做你做不到的事,你会坚决回绝还是无论如何都试试看?
试试看。他让我干啥我都干!!
(62)现在你是主角,但你只可以在五个青铜里选择一个同伴,你选择谁?
紫龙。因为他脱衣服。
(63)让你去帕米尔找穆先生修圣衣,你是乖乖地去还是死都不去?
去啊!说不定会碰到沙加呢。
(64)你认为阿鲁迪巴为什么始终不修牛角?
因为他想要记住自己曾经被青铜打败过。当然,更可能因为他没钱。
(65)现在你所信奉的神战败了,你打算继续一搏,还是准备收拾收拾回家?
没明白。面对五小强,有不败的神么?
(66)据说原来的主角是狮子座,那么,星矢和艾欧里亚,谁更适合当主角?
星矢吧。没大脑的比较适合当主角。
(67)据说米罗本来是冰河的老师,如果当初没有改设定,你认为这对师徒关系会怎样?
师徒关系没变化,就是有个师娘叫卡妙……>.<
(68)你对冰河的妈妈的驻颜术有什么想法?
我以后也想冻死在海底。
(69)你喜欢车田正美的画风么?
还可以。
(70)原版的人物设定和TV版人物设定,你更倾向哪一个?
TV。
(71)撒加和加隆这对兄弟,你更欣赏谁的生活态度?
加隆。撒加太拘谨了。加隆更自由。
(72)对LC的看法怎样?
有点雷。
(73)觉得手代木诗织的故事与车田的风格差异大么?
有点雷。
(74)每个人物都有不同的死法,你觉得最恐怖的死法是哪个?
死无全尸。被阿鲁迪巴干掉的那个冥斗士。
(75)在所有角色中,你会认为“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人就好了”的是哪个角色?
米罗,捷克弗里特,拉达曼提斯。
(76)在所有的角色中,你认为“生活中千万别有这种人”的是哪个角色?
还没有。
(77)SS里一共有几个连眉毛的人?
想不起来了,四个?
(78)你认为连眉毛象征了什么?
不修边幅。
(79)看SS多久了?
小学四五年级开始的吧……
(80)最喜欢哪一部的剧情?
冥王十二宫篇和冥界篇十二黄金群爆那个部分。
(81)动画片的修改添加部分,你最喜欢的是哪里?
冥王十二宫篇的一些修改。
(82)说说你觉得这部作品的魅力在哪里?
热血!(算了吧,你就直说搞基不就完了……)
(83)你认为这部作品的缺陷在哪里?
Bug太多了……
(84)撒加和加隆的绝招曾被翻译成魔皇粉星拳、银河大爆炸、炮轰行星拳、银河星爆,你对此有何感想?
银河星爆我是挺喜欢的。
(85)卡妙的绝招正确翻译应该是“曙光女神的裁决”,而现在通行的版本是“曙光女神之宽恕”,你会接受哪一个?
其实都可以。宽恕更有一种优雅感。但是裁决才是卡妙的本性吧。
(86)你认为最后星矢死了吗?
星矢有死这个功能么?
(87)你创作过SS的同人或参加过同人团体活动吗?
嗯。同人文有过。
(88)你认为SS对你来说,意味着?
基情。
(89)对车田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吧。
您真厉害!
(90)对天界篇感觉如何?
雷。
(91)用一个字形容SS吧。
基。
(92)你买过正版的SS单行本漫画吗?
没有。
(93)其中有没有人物是第一次看到时和现在的感受完全不同的?
卡妙。和撒加。
原来卡妙很攻,冥王篇就变成别扭受了。
原来撒加很受,冥王篇就变成强攻了。
(94)你知道车田的其他作品吗?
知道。
(95)除SS外,热血少年漫画你还看过哪些?
灌篮高手。
(96)你看过SS的几部剧场版?
都看过。
(97)你听过SS的OST吗?
听过。
(98)知道《冰之国的娜塔莎》这个番外故事吗?
不知道。
(99)如果让你写续集,你会改变SS的世界观吗?
必须改变卡妙那种牺牲自己教会徒弟的想法!
(100)辛苦了,最后说一句话吧。
米妙王道!撒米妙万岁!

自妄言。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2/20 (Sun) 【米妙|其他CP】河流。 第五章 入梦者。 前编

第五章   入梦者

你可以帮我么?
呵,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我相信你。
相信我?
嗯。
不怕我跟他说?
不怕。
你还真是自信呢。
因为你爱我。你舍不得的吧?
我会反过来干掉你也说不定啊。
我觉得,我们只会死在一起。
 
 
 
绑架事件之后,卡妙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让米罗每天像跟屁虫一样地赖着他。早上一起上班,晚上一起回家。睡在同一间屋子里。
那晚发生的肌肤相亲,卡妙再也没有提起,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尽管米罗背上的伤并不轻,卡妙也拒绝他想上床睡觉的要求。
睡沙发。少废话。每天晚上卡妙都要重复这样的话。
 
米罗倒也不外道,睡得跟死猪一样,每天早上卡妙不叫他,他是不会起来的。可一旦睁开眼睛,又拽着卡妙要早安吻。免不了再挨上几拳头。接着龇牙咧嘴地大叫好疼啊好疼!
你再这么下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卡妙懒得理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为了你,我不会死的。米罗赖皮赖脸的跟在后面,摸了摸卡妙的背,权当是揩油。
卡妙猛然转过身,贴近米罗的脸,仔细观察他一般,用眼神扫过他的五官,最后停留在他那双热情如火的眼睛上。
你就这么喜欢我么?趁早死远一点吧!一把推开面色绯红的米罗,卡妙拽开门,准备出去。你在哪里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卡妙……米罗追出去。我活着的动力就是你啊……
卡妙加紧脚步。跟这家伙在一起简直丢死人了!突然猛然想起什么,转身冲回去,开门。黑色纸带夹在门缝,才放心离开。
原来你也会害怕啊。米罗看着卡妙的动作。
不是害怕。卡妙没有看他。只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两个人上了车,一路无言开到面包店。卷帘门拉开,屋子里跟前一晚走的时候没有一点异常。
进工作间,开灯。穿上工作服,挽好头发,认真洗手。
叮叮当当忙碌的声音。
透过工作间的小窗子,越过前店,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街上人很少,零星的有早班出租车上路,或者夜间出租车下班。卡妙很喜欢每天这个时候的光景,不管多么混乱浮躁,心总是可以在此刻宁静下来。这是米兰城醒来前朦胧的睡意,是一夜好梦或者一夜噩梦结束的时候。第一道晨光吻过大教堂尖尖的顶端,睡梦里的少女就会苏醒,穿上每日不同的衣裳,展现给这个世界一个新的米兰,美丽动人的米兰。
卡妙记不得在哪里读到过一篇小说,里头说的是遥远的日本东京。站在东京塔顶看到的夜景,像茂密的森林一般迷人,而那森林之下弱肉强食的哭泣,被表面的繁华和歌舞升平掩盖着,连细微地求救都听不见。甚至于,连自己是猎人还是被猎杀的目标都分不清楚。米兰不也是这样么?高大的型男和性感的美女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老人们挎着胳膊,或者手挽着手,并行在夕阳西照的广场,孩子们有数不清的幻想,每一天都有新发现,都可以无忧无虑的乐上一整天,游客们忙着拍照,忙着购物,也忙着寻觅可能发生的一夜浪漫。时装,经济,足球,娱乐……这就是了不起的米兰,美艳不可方物的米兰。而穿透表面浮华,那从不曾被太阳照射到的阴暗角落里,又发生过什么。一年有几百个,甚至几千个莫名其妙失踪的人,不算什么吧?米兰美人只要睡着了再醒来,如此往复,那些无声淹没了的人,就不再会被记起了。自己亲手制造了无数淹没的人,也终有一天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么美的米兰啊……我只是其间一个黑色的污点。如果我不做面包的话,就没有别的能力让人们觉得幸福,让人们笑了吧。卡妙常常这样想。
 
加隆最近的情绪比起那一天好了不少。跟穆能流畅自如的互相吐槽。卡妙觉得安心多了。不过,大家都在刻意回避提起那张纸条。谁会是下一个来玩游戏的人。
日子一天天安稳的度过,没有暗黑团的任何消息。撒加派和加隆派,谁也不知道暗黑团到底还剩下了谁,谁又是现在暗黑团的幕后黑手。
妈的,最讨厌搞不清楚对手是谁!加隆靠着玻璃柜台,忿忿地说着。
自己小心一点就行了。穆笑着递给他一杯红茶。穆最拿手的就是泡红茶。
怎么小心?说不定门口丢个垃圾的功夫,回来脑袋就开花了。
如果你脑袋开花的话还能回来,我一定帮你缝好了。尽量不留疤。省的你这辈子也摸不到一个姑娘。穆喝了一口红茶,悠然地说。
要是你脑袋开花了,我绝对不帮你缝好,你家那位说不定就喜欢那种血淋淋的行为艺术。加隆毫不退让,只是明显有种被人占了上风的挫败感。
 
卡妙你没事吧?米罗的声音在工作间里响起,一惊一乍的。
加隆和穆同时冲到了门口。怎么了?
结果只看到米罗把卡妙的手指含到嘴里,轻轻地吮吸。
没事。卡妙把猛然被含住的手指抽了回来。他反应过激了。
喂,你伤到手了啊!
哪个做饭的没伤过手?卡妙从放着常用品的柜子第二格里,拿出一枚创可贴。熟练的绑在手指上。
可是出血了啊!米罗还是紧张兮兮的样子。
你烦不烦啊。卡妙瞪了他一眼。我死不了!
出血就很严重么?加隆语气里带着嘲笑的意味,明显是刚刚跟穆的吐槽败北,心里不平衡。女人还有大姨妈呢!
你太低级了!穆和卡妙难得口径百分百一致。
我哪里低级,我哪里低级?我全身上下哪里低级?加隆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悦的神情,还不忘了低下头指了指自己男人的关键部位。这里低级么?我说什么了么?什么都没说啊!
行了行了,你别添乱了。穆揪着他的后衣领,把加隆拽出工作室。
那家伙好像陷进去了。加隆站稳之后,穆在他背后轻轻地说。
他不早就是那个样子了么?加隆拍了拍被弄乱了的衣服。
我是说卡妙。他陷进去了。
太糟糕了。加隆望着街头往来的行人。太糟糕了。
 
虽然米罗几乎天天粘着卡妙。但是周末带点礼物回家,还真是一直坚持下来。
加隆常常对着米罗打电话是张牙舞爪活蹦乱跳的背影说,我要是他妈妈,打死也不会生他出来。
那你得问问我这个当爸爸的愿不愿意。穆的后一句,也永远是这个。
这次要给家里人带点什么呢?米罗像少女一样趴在柜台前面,犹豫着应该选哪个。
随便拿几个不就行了。反正吃不死人。加隆没好气地说着。为什么我一个37岁的男人要看着22岁的小鬼头在店里横行霸道。
好不容易送走了米罗。三个人坐到了前店的椅子上。三杯温热的红茶,还有一些从街对面买来的茶点。下午的时间慢慢地在三个人随口的闲聊当中度过。
太阳落上,暮色映照下的街道,温暖宁静。
透过玻璃窗看到难得一见的面包师,准备进来买面包的女生,都会在门口开心的大叫着。然后涌进来,以买面包为名,行看卡妙之实。
不要老是看着那个冷漠的gay面包师,他对女人没有丝毫兴趣的哟!加隆用手肘支撑着墙壁,摆出好莱坞老牌男明星惯用的耍帅姿势。难道我不够帅么,漂亮的小姐们?
女孩子们总是会看着眼前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大叔,开心的笑起来。
店长你真的很帅哟。要不要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啊。熟络的女孩子多半会这样开玩笑地问他。
没问题。吃晚饭没有别的活动么?加隆得寸进尺。
女孩子们拿着挑好的面包,超收银台走去。
还是穆先生的笑容最好了。店长你太猥琐了。正经姑娘不会爱上你的!女孩们大笑着,很开心的样子。
没错!因为你们心目中完美的穆,他就是我的女朋友。来吧,穆,不要害羞,让他们知道我们有多恩爱吧。
你的屁股已经不疼了么?穆面不改色地说着,然后微笑着把零钱和包好的面包递给女孩们。
这样对话翻来覆去的上演,大家都还觉得再来一百次一千次也无所谓。
         卡妙喜欢这样的其乐融融。走出面包店,外面或许是布满陷阱,险象环生的世界,说不定什么时候睡下去,就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卡妙不怕这个,生于黑暗,死于黑暗,理所应当,没什么好抱怨。结果了别人性命的时候,早就知道有一天自己也会别人干掉。所以,怎么都没关系了吧。但是只要在面包店里,就是快乐的。哭泣的小孩子被妈妈带进面包店,只要买上一枚西点,立刻就会开心地笑起来。惹女朋友生气的小伙子,也会来店里,要求定做一个蛋糕,写上“宝贝,对不起。我爱你。”世界上很多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用奇妙的香味解决掉,或者说,嘴巴和胃快乐起来,人也就快乐起来了。
卡妙想起曾经动手干掉的一个帮派老大。一家灭口之后,躲在窗帘后面的小姑娘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那个四五岁女孩眼睛里涌出的泪水和那张惊恐万状的脸,逼得卡妙夺路而逃,身后传来枪声,同伴一定杀掉了那个孩子。
那之后很多个夜里,他都会梦到那个孩子的脸。他一只手拿着蛋糕,另一只手想伸手去抚摸她,但是她一直在躲,不停地后退。巨大的枪声在耳边响起,小女孩惨死在眼前,小小的身体抽动着,血和脑浆溅到自己的身上,也喷溅到蛋糕上。
卡妙常在这样的尖叫后,猛然惊醒。一声冷汗。
不要哭,小姑娘。我是想让你笑的……
 
电话突然想起。那个熟悉的号码时隔几十天重新出现在了显示屏上。
Lucia面包店兼牛郎店,阿布美人,您好,还是找卡妙为您服务么?穆优雅而流利地问道。
撒加出事了。阿布的声音从听筒里放射出来。
第一个站起来夺门而出的,是加隆。

自妄言。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2/03 (Thu) 抹茶蛋糕果然最治愈了。

昨天接着公出的机会去逛了趟乐购。
把面包区所有抹茶口味的面包和蛋糕都买了一样。
背起来还是挺沉的。



刚刚把左下角的瑞士卷写成了片,分给同事。
剩下的自己吃掉了。278
抹茶果然还是能让我平静下来的味道。
阿里嘎都~抹茶桑346

自妄言。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1/30 (Mon) 莱昂纳多你真是操蛋到家了!

新闻来源
http://sports.sina.com.cn/g/2009-11-30/07534721055.shtml


“我要求因扎吉把郁闷都释放出来,他做到了!事实上,他第一脚触球就差点进球,这个变化是我们需要的。”莱昂纳多说。

这话听着真是操蛋到家了!
两头堵,NMB啊!!

自妄言。 | trackback(0) | comment(0) |


| TOP | next >>

日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