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0 (Sun) 【米妙主|其他CP】河流 第五章 入梦者。 中篇

你这混蛋别死了啊!!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加隆冲进前几天还偷偷潜入的私人医院,一口气跑进地下室,那里是组织成员专用的治疗室。一抬头,正撞上守在门口的沙加。
发生什么事了?
被偷袭了。但不是很严重。子弹从肩膀穿过去了。沙加指了指自己的左边锁骨侧上方。就是这里。整个穿出去了。
在哪里被偷袭的?加隆不被察觉地松了一口气,猛然感觉小腿酸痛,连肋骨下方都隐隐作痛。
阿布说是在别墅门口。
他妈的!加隆要推门进去,沙加拦住了他。
先别进去了,他刚睡着了没多长时间。
加隆看了看撒加又看了看沙加,把手收了回来。
是暗黑团么?加隆疲惫地靠着墙壁。
有可能。
他们到底还有多少人?
不清楚。我们都以为彻底瓦解了。三巨头……沙加说道这里,停住了。
是么?真的彻底瓦解了么?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阿布罗狄优雅地走下来。有人还活着吧?我说的没错吧,加隆。
加隆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阿布罗狄,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加隆。阿布罗狄走到加隆面前停住。隐患是你留下的。
你说什么?
拉达曼提斯的命是你留下的没错吧?
他现在什么样子,阿布,你比我清楚得多啊。
是啊。一个活死人能干什么呢。我太高估他了。所谓暗黑团的三巨头,也不过是一群傻瓜而已。
加隆知道阿布罗狄只凭着自己的力量就杀死了米诺斯,甚至连武器也没用上。好男色的米诺斯根本不知道在他面前脱个精光的美丽男子其实就是来要他命的死神。阿布罗狄只是谄媚地在米诺斯怀里水性杨花了一番,把所谓的迷幻药胶囊用甜蜜的嘴唇送进了米诺斯的口中。胶囊外衣化开……剧毒氰化钾。米诺斯到死也没有尝到眼前美人身体的滋味。
阿布……沙加示意阿布罗狄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么?平日里跟沙加谈笑自如的阿布,今天一反常态,浓浓的火药味明显是冲着加隆来的。
哼……加隆鼻子里挤出嘲笑,用手指了指治疗室里床上躺着的人。你就是这么保护撒加的么?你是跟他住在一起的吧?自己主人的命差点都没了,你还真悠哉游哉啊。
阿布罗狄阴沉着脸,下午发生的事情还记忆犹新。两个人一起出门,阿布去帮撒加开车门,只是自己俯身拉门的一刹那。撒加身体就猛地向后倾斜,左肩一片血红,连墙上都有喷溅出去的血迹。阿布罗狄急忙拔枪,冷静地判断子弹方向。对面高楼!抬起头却只看到一个身影嗖地消失在大楼顶端,别的什么也没有捕捉到。说来,这样的事故真的算得上是自己失职吧。等到撒加康复过来,无论怎样,还是要去请求处罚的。
撒加养活你原来只是为了上床而已吧?顾不上沙加还在场,加隆冷笑着,拍了拍阿布罗狄因为愤怒而微微抽动的脸蛋。你这样子可真漂亮。怪不得撒加那么爱你……你很会讨他欢心么?还是你叫的比较好听?
阿布罗狄甩开加隆的手,妩媚地笑了。你到这里来,是为了跟我比床上功夫的么?你要不要也抱我试试看呢?反正你们兄弟俩都是一个模样,我不介意的。
侧身穿过加隆和沙加之间的空隙,阿布罗狄推门进去,把玫瑰花轻轻地放在撒加床头的花瓶里。他保持着背对着门的姿势站了很久,只是不想让加隆看到他满眼是泪。
撒加,你是不是真的只把我当成是加隆的替身?
我真的想知道。
 
让你见笑了。
没事。我能理解。沙加拍了拍加隆的肩膀。跟撒加真的没有可能了?
没了吧……加隆低着头。
兄弟一场,现在这样真的觉得很可惜。虽然我不是当事人。
没事儿。好歹我们曾经是好兄弟。
嗯。沙加笑了。加隆,阿布说的话,你不要太在意。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说句不当讲的,可能心里比你还难受,你知道的?内部的事情以后再说。总还有的是机会。沙加叹了口气。现在的问题是外部的敌人。暗黑团的情况我们还一点都不清楚。
说不定拉达曼提斯醒了能问出点什么来。加隆自我解嘲一般地说着。
加隆……沙加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那家伙死不了的吧?加隆透过窗子望着里头沉睡着的撒加。
你们兄弟俩命都硬得很呢。
加隆挤出了一个勉强算得上笑的表情。我跟撒加的恩怨早晚要算的吧?到时候,说不定我们就要交手了。
我可是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的。沙加拥抱了一下情绪低落的加隆。你很久没有摸过枪了吧?所以到时候千万别用枪打我啊。万一打不准要害,我会很痛苦的。我想干净利落的去死。
放心,绝对不打你双腿间的关键部位。加隆长出了一口气,轻轻打了沙加肩膀一拳,转身往楼梯走去。走到一半,突然转过头看着沙加。你跟穆真像啊。
沙加露出了略带吃惊的表情,然后笑了。
 
得知撒加并没有生命危险,跟着加隆过来,等在医院门口的穆和卡妙也都松了一口气。尽管七年前发生的那场内部争斗,三个人到现在仍然耿耿于怀,但终究是加隆的哥哥,平安最好。至于两派之间的问题,自然会有个结局,只是时间问题。
都不进去看看沙加么?加隆没什么精神地问穆。
穆摇了摇头。
上车吧。加隆拉开车门,卡妙和穆坐了进来。
三个人一路上默默无语。加隆目视前方,神情严肃。
等等,不觉得有些奇怪么?穆突然抬起头,少有的神情凝重。卡妙跟阿布遇袭的那次,子弹擦着两个人的缝隙钻过去,绑架米罗的那次按照暗黑团惯用的手法来看,只是皮肉伤显然太轻了,还有这次对撒加,照理说可以干掉他的吧,而且就算第一枪没打中,以别墅门口到大楼屋顶的距离看,也远远超出了阿布手枪的射程,明明可以连开枪的。每一次都是擦边,每一次都是所谓的教训么?如果这三次都得逞了的话,阿布,卡妙和撒加已经都被干掉了吧?
穆的话,让加隆和卡妙也不得不考虑这几件接连发生的诡异事件。好像发生的太仓促了,谁也没有时间去自己仔细考虑。
猛然间,三个人心里想到同一个名字:米罗!
除了米罗被绑架送回来那次之外,其他的两次都是在他不在店里的时候发生的。而且他还目击了第一次,那么巧么?!
他妈的!加隆砸着方向盘。那小子是来玩儿我们的吧?
先别激动,还不知道是不是,也不排除是巧合。穆从后面探过身拍加隆的肩膀。
加隆侧过脸,有些生气地看着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卡妙。卡妙没有理他,只是咬着嘴唇。
半晌,卡妙开口了。我们来验证一下吧。
 
周日晚上,米罗回来了。卡妙开门让他进来。米罗脱好鞋子,刚想拥抱一下卡妙,眼前人就转过身,枪口抵住自己的额头正中,接着左侧太阳穴上也感受到了冰冷枪口的触感。是穆……加隆的声音从穆身后传来。
你到底是谁,米罗!

无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2/01 (Tue) 永远的9号和10号,我难以割舍的红黑岁月。



9号和10号最后的拥抱。

无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1/27 (Fri) 【拾旧文】05年9月1日的一篇日记。

一篇050901的日记。
那时候我还是个少女啊
笑。

=============
05.09.01 01:34 pm

睡不着,理论化地交换了若干短信息,依旧无法入睡,且无权唤醒别人陪我受罪。
翻了几十页的《清醒纪》,铅笔在空白位置写了点字,断断续续的。
这是回到北京的第二天,两天吃了3顿饭,轻微厌食。
旧时文字被从最乱的角落翻出来,看来相当陌生,亦无法坦然全盘接纳。依稀记得曾是文稿初成时有过一定范围的炫耀,沾沾自喜。
而如今这年月,又怀抱着如何的态度生活?
停滞下来的钟表可以忘记时间在走动,而且我,不能。即使闭上眼睛逃离,也能感受到时间割出皱纹的疼痛经过神经传递给我。接着,问题变成无论躲与现身,实际上我们都已经曝露于光天化日,无所遁形。
……
……
突然想起小时候为了出风头,而特意摆出的高调姿态,是大多还是儿时都经历过这些?还是我突发奇想的背道而驰,有些生硬得迥异于前。
……
…… 不再去写“痴男怨女”的苟且,玩纯情戏码,因为杀伤力不够大。视觉亦未能让我长久获益,这样,便不再为自己执意的保留什么幻想,转而迎合被一棒子打死,毫无转机的生活。
到2点20分左右的时候,工地的机械运行停止了,然后又响起。持续到4点钟多一些。接着便是凌晨时分应有的宁静。工地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明显源自于那些不分昼夜干活儿的成年体力劳动者。虽然不停的抱怨他们建起来的这座大楼有多么的差劲,但对于劳动人民的痛楚,我依旧充满同情,却爱莫能助。
大势趋同,抗争无异。收敛保全自己,是最简单的道理。

无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1/27 (Fri) 【拾旧文】一首不知道能不能叫做诗的东西。

今天早上翻出03年上大学时候一直跟在身边的笔记本。
里头记录了一些东西。
大部分东西现在看起来,都觉得挺可笑的。
但是那时候我如此的青春,所以,再怎么可笑也是可爱的吧。

下面是里头记录的一段文字,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
贴来玩玩吧。
不要见笑

==========
灵魂交叉的路口
生命失去镇守
无所谓拥有
爱过 遗失不补
快乐变成奢求
悲伤是眼泪生存的借口
没有方向的行走
目的不停寻求
曾经的拥有
仿佛无关生活
喜悦变成期待
痛苦也不过是腐坏的崇拜
我们做过什么
彼此爱恋再彼此伤害
来不及听到海誓
眼前山盟不在
不停变换美丽
城市里寂寞人中的猎狩
无声消失丢掉生命
散尽风中无影无寻。

无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11/25 (Wed) 一场盛宴

怕是眼神交错刹那
泛人生一场盛宴
你与我如若不是交错
何来生死相祭
何来背影渐疏离
何来这般你的泪
悄然爬上我容颜
稍一蹙眉 淡回望
已是一番时光流转
艳影不再
你成为我心头一块不动顽石
我刺入你生命一幕无妄劫难
可你依旧说
来生请与我相伴
我点头不语
静待下一场盛宴。

无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 TOP |

日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