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5 (Wed) 【AK| H向】一个片段。

这个片段是很久以前打算写的一篇二战背景的架空文。只是一直没有继续写下去。只有这个部分而已。

今天翻出来,贴贴算了。

基本补足全文已经是无望了。笑。97677F1FB594FEFD473D9D0B5DB4EDC7_500.jpg 

===========================


颓唐的推开办公室的门,龟梨无法抑制胸口的闷堵,他靠着墙滑坐下来,颤抖的手指插进发间,扭曲缠绕……他觉得那双看起来干净的手,早已布满血污。

“终于动手杀人了么……”冷漠的声音响起。龟梨才看到赤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高傲鄙夷的看着他。

赤西起身绕过办公桌,径直走到龟梨面前,“听说是一个小孩子。多大?八岁?十岁?还是十五岁?”他弯腰纠着龟梨的衣领把他拽起来。

“杀人的感觉好么……?”赤西眯起眼睛,挑逗般的在龟梨耳边问道。

这句话激得龟梨颤抖得更厉害。

“是兴奋……还是……”赤西嘲笑道,“害怕?”

龟梨紧紧闭上眼睛,但眼泪还是在眼角滑落下来。

“你对那个孩子做过我现在正在做的事么……?”赤西麻利的一颗一颗解开龟梨军官服的纽扣。

“我没有!”龟梨突然大声吼出来,挣扎着,“我没有!”

赤西冷笑,一把抽出龟梨的腰带,压住他挣扎的身躯,举过头顶捆住双手。

“你听到你军官徽章哭泣的声音么……?”赤西咬着龟梨的耳垂,轻轻舔着,“它在哭泣啊……睁开眼睛看看党旗,它也在哭泣……”

“你为什么一定要做这样的事……”

“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赤西抬起头,俯视龟梨泪水纵横的脸,“最初的时候,不是你么?说着‘不要离开我’那样的话,向我索要着……就像需求无度……”赤西大笑着,疯狂地享受着自己讲出的话,他觉得自己像一个魔鬼,令自己感到兴奋的魔鬼。

“赤西……”龟梨的话被身体诚实的反应生硬的压制下去。

赤西不说话,沿着赤裸身体的线条啃噬下来,他撕咬着,留下齿印吻痕,手掌滑下去……碰到灼热的昂起……唇边画起的微妙弧度,让龟梨有一瞬间恍如隔世。若干年前的他,也是这样的表情,自己便无可救药,迷醉到不能自拔……眼前这个人,是自己一辈子无法躲开的劫难,是命中注定!是骨血相连!躁动就像潮水,这一刻还有一颗忏悔卑微的心灵,他想起那天的柏林街道,想起心里那个声音:希望你来践踏我……

“这么快……”赤西的调侃的声音突然想起,“像个处男……”

龟梨别过脸,不去看赤西的眼睛。是的,我欠你的……我一辈子都欠你的……

“忘记了该做什么……?”赤西放开他的手腕,退后一步。以丧心病狂地姿态看着眼前憔悴的男人慢慢跪下来,中校的肩章越沉越低。

解开皮带的声音,拉下拉链的声音,布料滑落身体的声音,嘴唇和皮肤摩擦的声音……还有某处传来的微乎其微的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

赤西把手指伸进龟梨的发间,柔软的触感没能让他的心温柔下来。给他疼痛!给他疼痛!他这样想着,从脚底腾起的快感,几乎令他眩晕。

现在跪在他面前,讨好他迎合他取悦他的人,是高高在上的纳粹中校!!!不是当年那个一起在军官学校朝夕相处的和也,不是那个执拗的把自己奉献出来的和也,不是那个只要说着“不要离开我”就会让他动摇的和也……可是,为什么心在疼!为什么!

赤西退后一步,甩开满脑子的混乱,一把纠起龟梨,将他拖到办公桌前,狠狠压在桌上。

“不要求饶!你可是一个中校……”赤西狠狠地说着,没有给龟梨任何反抗的机会。猛然的插入,龟梨的指尖抓着桌面,泛起苍白。牙齿咬住嘴唇,只有短暂的一声吃痛的鼻音。

“为什么不叫出来……”赤西一边冲撞着龟梨的身体,一边在他耳边戏谑地说,“让门外的守卫们听到你的呻吟……高高在上的中校……!”

龟梨的指甲在桌上划出声响,那声音惨烈入骨……

“为什么不叫出来!”赤西纠起龟梨的头发,“像以前一样!叫出来……无所顾忌的叫出来!用你的声音!叫出来……”

龟梨看着赤西贴近自己的脸孔,看到他狰狞的表情。一个想法冒出来,让他无地自容,无法说话,不能思考……他想抚摸他的脸……甚至想说“仁,求你毁灭我”……

“叫出来!叫我的名字!”赤西不依不饶,低沉的声音带着发狂的威胁,“叫我的名字……像以前一样,叫我‘仁’……说‘仁,我想要更多’……说‘仁,不要离开我’……说!”

龟梨的心里突然在那一刻崩溃,他觉得自己在疼痛的深渊里越跌越深,渐渐失去了所有的控制力,像一种绝望的姿态,他在纵容,甚至要求被践踏,他要求一个赎罪的机会,甚至无数个赎罪的机会,如果能让自己一直爱着的男人觉得舒服……哪怕是病态的舒服……

他想着,露出笑容,微微撑起身体,“仁……”他想索要一个吻,表示一次自我救赎的完成,表示一次自我毁灭的结束。是的,他想要一个吻。

“肯说了么……”赤西不屑道,“想……要……更多……?”

“仁……仁……”龟梨感觉到赤西在自己体内的变化,他感觉到他的爆发,一样的有攻击性,一样的灼热,一样的无法抗拒……

赤西马上撤离了龟梨的身体,解开了他被捆绑着的手,“你不知道什么叫羞耻么……?这样被搞,也能那么愉悦地叫出我的名字……”他对着镜子整了整制服,随手点燃一根香烟,斜斜的吊在嘴角。

龟梨看着镜子里的赤西,看着烟头的火光一闪一灭。

“已经结束了。你打算那样呆多久?”赤西冷笑,香烟跟着作了一个轻佻的抖动,“还是舒服到你不想起来?”

赤西的话,冷冷地刺在龟梨的心头,他艰难地撑起身体,一言不发的缓缓整理制服。粘稠的血液和污浊的体液顺着他的腿流下来。

赤西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伟大的元首,无上的天皇……连我都会为你哭泣的……龟梨中校……”他说着,把半只烟啐在地上,碾熄离去。

制服笔挺,笑容可掬,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切都是梦……

 

后来,盟军整理纳粹高级军官日记的时候,龟梨这一天日记的内容。

 

1942329 星期日

是日,龟梨和也中校灵魂阵亡。

完结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 TOP |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