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1 (Thu) 【旧文】归来。(是意味不明的东西,但是蛮喜欢。)

收拾旧博客,翻到一篇文。
是以前写的,贴过来。
========


      你喝过一种叫醉生梦死的酒么?他说,口气就像在王家卫那部叫《东邪西毒》的电影里。
      她摇摇头,坐在地上继续整理散乱的DVD。
      他不再吭声,把电视声音开大,一场足球赛激战正酣。终场哨音吹响前,客队的前锋入账了一颗奇迹般的进球,比赛的结果便大不一样。他看着那个前锋,被自己的队友压在草坪上,陡然关掉了电视。屋子里,又是一片空寂,女人趴在地板上,似乎睡着了。
      分手吧。他说。
      女人爬起来,挠着头发,眼神直直的看着他。
      她点点头,代替说“嗯”。那时候,她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词汇是日文:依呦~
      房子我已经帮你找好了。
     她有点点头。心里默念:依呦。手不再挠着头发,放下来,撑着地板。闭上眼睛,好像没睡醒一样。
      嗯。早点睡吧。他说。
      点头。依呦。
      女人爬起来,缓了一会儿,直到血液正常的供给大脑。她缓缓站起来,哼着某一首即兴想到的歌,掂着步子走进浴室,哗啦哗啦水流的声音,男人的心跳渐渐放缓了。身体陷在沙发里,听着浴室里传来女人断断续续的歌唱。然后吱嘎开门。
      他看着她擦着头发走过他面前,一滴一滴的水珠跌在地板上。卧室门口,女人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极其温暖的触感从空气抵达他的神经。
     十几分钟后,一边的被子被掀开,男人的身体压在了半边床上。背对背,过了半个小时。
     你睡着了么?男人轻声问。
     没。女人回答,这是那晚他听她说的第一个音节。
     你冷么?
     女人没来得及回答,就感觉到男人的手臂环了上来。她想推开,身体却没有动。于是那试探性的动作便加重了力道,接着,男人的心跳就穿过骨头进入耳膜。
     男人保持着这个动作,不再作声。他感觉到女人转过身,吻着他的嘴唇,然后慢慢滑下去……
     她的身体依旧是那么柔软和温暖,从未改变。
     他知道她喜欢什么,怎么样让她发出悦耳的声音。
      或许是最后一次,他的身体从未如此快乐,他的精神也从未如悲伤。
      许久,他听见了女人浅浅的鼻息。知道疲惫的她已经睡去。
     他轻轻抬起上身,想去亲吻一下她的脸。嘴唇碰触到她脸颊的那一刻,他看到她眼角尚未干涸的水痕。
      翌日,男人睁开眼睛,女人已经不在了。只有几根长头发,粘在床单上。他用手指摸着它们。
      强打起精神迈出卧室,客厅地板上还是散乱的一大摊DVD碟片。
      他默默的看了很久,突然哭起来,声音很低,压抑着,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
      每一年的这一天都是如此。她只在这一天归来,从她冰冷的墓地里。

发育地位。 | trackback(0) | comment(0) |


| TOP |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自我介绍

七海。

Author:七海。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et it.
---Bernard Shaw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恶趣味展示

米妙 拉隆 撒隆 隆苏 撒布 沙穆 撒沙 加隆 圣斗士 篠崎愛 仲村みう 因扎吉 拉达曼提斯 cohen leonard 西岛秀俊 Clothes Real 腐女子 bobo 大島優子 仲村写真馆 BP同人 pippo 同人 AK 坂本冬美 红白 张国荣 盛宴 石川小百合 藤彩子 赤龟 赤西仁 龟梨和也 长山洋子 鲁伊科斯塔 抹茶 撒穆 irons Jeremy 旧文 废废 mceverlasting 三浦春马 血色星期一 monday bloody 春砂 東京女子流 メロン記念日 笛捷尔 黑童话系列 羁绊 美勇伝 哥哥 卡妙 撒加 阿布罗狄 飯田圭織 佐藤健 

彼岸之窟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靡靡之音

Angelina - Never Before

FC2计数器